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乳交,新手必看

见她这样,江小鱼就没脾气了,心说喵了个咪,看来不让丽霞姐当上村长,就别想跟她有什么进展了。

  想到这里,他这货就暗下决心,还是要努力赚钱,涨大实力,等够得上手的时候,直接给丽霞姐一个惊喜。

  像买衣服、送东西这种小恩小惠,王丽霞不上当的。

  心里有了计较后,两个就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

  江小鱼趁王丽霞没注意,偷偷塞了一百元给旅社的大姐。

  跟她耳语道:“老板娘,帮帮忙,你就说只有一间空房!”那大姐见他塞了一百,一口就答应了。

  回头江小鱼征求王丽霞意见:“媳妇,这家旅社只有一间空房哦!”旅社大姐赶紧接茬道:“里面有两张床哦,你俩情侣,开一间房天经地义,干嘛要两间哦?”“要不再找找?妈呀好大的雨!”王丽霞想想附近没有别的旅社,雨还下大了,她就一跺脚道:“懒得找,一间就一间吧!”“帅哥美女,你俩看着好般配哦!”“谢谢大姐吉言,我祝你生意兴隆哈!”江小鱼带着王丽霞,屁颠屁颠的来到房间。

  进去一看,哪有两张床,就一张大床摆在那里。

  见状,他这货偷着乐,心说喵了个咪,大姐够意思!王丽霞进来却傻眼了,嗔白了他一眼道:“小鱼,只有一张床,这怎么睡呀?”“丽霞姐,你看这么大的雨,大姐又说了,只有这一间,那就凑合呗!”小鱼脑子里被王丽霞的磨盘占据着,心里蠢蠢欲动。

  惬意的往大床一倒,还美滋滋的打个滚。

  不曾想,王丽霞刷的拔出一把剪刀来,不客气道:“小鱼,一床睡可以。

  但是,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就用剪刀自尽!”“虾米?违背妇女意愿的事我才不干,我又不傻。

  快把剪刀收起来吧!”他这货心说,娘西皮,这不是开玩笑,万一丽霞姐动真格的,那他就完蛋了!一晚相安无事,翌日一大早,两个退了房,迎着朝霞,打道回到了白鹭村。

  两个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江小鱼一蹦蹦入家院门,蔸眼就见那个厂妹丁婉,正勾着杨柳腰,在井台前帮他洗衣服呢。

  “丁婉,你真来啊?”江小鱼哭笑不得道。

  “小鱼哥,你看病不收钱,我帮你洗衣服是应该的!”说起丁婉,这也是个贫家女,但是呢,她性格开朗,逢人就一脸甜笑,还有俩甜酒窝,很是讨人喜欢。

  “那就辛苦你。

  ”江小鱼把买来的三七和重楼种子,还有菜种,逐一放到客厅。

  然后骑着三蹦子,上香秀娣家还车。

  香秀娣正在餐桌前一个人吃早点,见江小鱼回来,欢天喜地出迎,把他小子按到座位,喜的道:“陪我吃早点!”女人煮了瘦肉汤、小米粥还有一盘花生米、一大杯牛奶,一个劲地催着他吃完。

  江小鱼吃得饱饱的,打了个饱嗝,起身要走。

  不想香秀娣按着他不让走,笑着盘问他道:“你这小子,昨天进城卖菜,不叫上我。

  我问你,你一车菜卖了多少钱?”“报告秀娣嫂,我是卖给一家大酒店,单价二十元。

  一共拉了一千两百斤,你说多少?”这家伙美的道。

  “我的娘哎,你一趟就卖了两万四?小鱼,我家也有半亩神田,你帮嫂子卖!”香秀娣一看这么赚钱,顿时就像打了鸡血。

  “这个没问题,等我再拉货进城,一定喊上你!”倏尔地,香秀娣一扭一扭的就进内室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她换上了一条大红的吊带背心。

  看到那傲人的上围,江小鱼咕咚,涎水横流,心里像有爪子挠他,痒痒得不行。

  香秀娣撞见他贪婪的目光,心里就撩得突突的。

  她一扭身就进了内室,嗔的道:“小鱼,你再帮我看看病!”江小鱼得儿一声,一蹦蹦进内室道:“秀娣嫂,治疗过了,还疼啊?”香秀娣眼巴巴的看着他道:“不疼了,我怕没断根,你再检查一下,看有没有问题?”江小鱼一点头,忙是仔细的检查起来。

  完了他这货起身道:“没啥问题!”“真没问题啊?要不你再看看?”香秀娣眼巴巴的恳求道。

  她心说,这就治好了?怎么不再生一样病,再生一样病,就有理由找小鱼治。

  “不用了,是真没问题。

  你不放心,可以去医院做彩超!”“我不去医院,只听你的。

  你说好了就好了!”倏尔地,香秀娣就浓桃艳李的道:“你嘴角有东西!”一转眼,香秀娣就主动吻了起来。

  吻了好几分钟,江小鱼怕突破防线,脚底板抹油,蔸头就走了出来。

  一路绿柳夭桃到家,发现黄玲还有那个付严杰,商量好似的,都来了。

  两个看到江小鱼,顿时就像看到了金远宝,抢似的扑上前。

  一个道:“你的菜卖完了,给女儿看病吧!”一个说:“大兄弟,我媳妇都疼得直哭。

  你什么时候给我媳妇看病!”这时,丁婉帮他把衣服凉在晒衣杆上,忙完了也抢上前道:“小鱼哥,我爸天天在家里骂人。

  你再不帮忙治,我要疯啦!”我去,一天只能看一个病人,这仨都哭着喊着要看(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

  这下江小鱼灵机一动,想了个主意道:“要不这样,你们抓阄。

  谁抓到就给谁看,怎么样?”“行,行哦!”见仨个人忙不迭点头,他这货就回房,取三张纸,其中一张写上字。

  然后三张纸揉成团,拿出来道:“开始抓阄。

  上面有字的代表抓中了!”仨个人就分别抓了一团纸,就听丁婉欢呼道:“我中了,我中了!”丁婉乐利红,黄欣和付严杰都一脸失望,这俩就闷闷不乐归家去了。

  丁婉等不及了,拉起他的手,催促道:“小鱼哥,快上我家呀!我爸一发病,见人就骂,骂得好难听哦!”“走吧,看看你爸去!”丁婉的家位于村西方向,也是一栋泥瓦房,不过屋内铺了水泥地板,比小鱼家好一点。

  进门就传来乒乒乓乓的打咂声和大骂声。

  丁婉的爹叫丁老三,是个善良豪气的中年大叔,近几年因为际遇不顺,媳妇得了大病去世后,他神志就不大清了,行为怪异。

  后来家人有送他去精神康复中心治疗,三进三出,治好不久就复发。

  “小鱼哥,你听见了没,像我爸这种情况,能治不?”丁婉眼巴巴的看着他道。

  “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

  ”“只要我知道的,统统告诉你!”“你爸打过人没?有没有自杀自残这些行为?”江小鱼一来到丁家的院内,就看到院内弥漫着一股很重的煞气。

  所以,他这货怀疑,丁老三不是什么精神分裂症,应该是枉死鬼上身。

  “他从来没打过人,没有自杀自残过,就只会骂人!”丁婉怕他不相信,特意把衣服掀起来给他看。

  “小鱼哥,你看我身上,没啥伤口吧?”“好,我再问你,你是几点出生的?”“我是正午十二点出生的哦,小鱼哥怎么啦?”丁婉大为紧张的看着他道。

  “正午十二点阳气上升到顶点,这个点出生的人通常是至阳之体。

  这就好解释了!”他这货满是一副原来这样啊的表情。

  “小鱼哥,怎么了?”“你爸应该是鬼上身,而且是枉死鬼,要伸冤的那种!按道理,家里有煞气,你会感觉到。

  但是你没有,因为你是至阳之体!”“虾米?小鱼哥你别吓我哦!那你会不会捉鬼呀,求你快救救我爸!”丁婉一听家里有鬼,吓得簌簌发抖。

  “放心,这只枉死鬼很善良,它不会害人。

  就是有很大的冤情,如果不帮它解决,它是不会投胎的!”说着,江小鱼就拿出了城隍印。

  城隍印可以召鬼请神。

  “小鱼哥,要怎么解决呀?”丁婉着急上火道。

  “这个容易,不过要今晚十二点子夜时分,我把这只枉死鬼请出来,看它到底是什么冤!”他这货胸有成竹的道。

  “行呀,那今晚你上我家来睡吧!”丁婉知道家里有鬼了,吓得都不敢进屋。

  “额,晚上十一点半我就过来。

  你是至阳之体,脏东西上不了你的身,放心吧!”丁婉吓得死拽他不放道:“小鱼哥,不行呀。

  天一黑,你就来我家好不好?我一个人在家害怕呀!”见丁婉吓成这样,江小鱼就一点头道:“好吧,天一黑我就上你家!”“小鱼哥,上我家吃晚饭,我炒拿手的红烧肉给你吃!”丁婉见江小鱼离开,她也是脚底板抹油,吓得回厂上班去了。

  再说江小鱼。

  这货得啵到家,前脚进门,后脚开超市的大浪就闪进来了。

  “小鱼,过来过来,姐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让你好好的笑一声!”大浪进来就在他身上拍了一把,又摸了他的脸一把。

  “神马好消息?”“是恶霸腔的娘。

  那婆子以前好凶的,打从你收拾了她儿子,她就变老实了。

  你猜怎么着,昨晚上那婆子提着一大箱牛奶还有一堆保健品。

  送到我家,给我又是赔礼又是磕头,好话说了一箩筐!”大浪笑得露出一排白牙道。

  “大浪,那这是好事啊。

  ”“你是不知道,恶霸腔的娘来求我,她知道我跟你关系好,想让我出面游说你,让你帮他儿子治病!”一听是这事,江小鱼摇头如拨浪鼓道:“虾米?这怎么可能呢?治好了他好接着当村霸,那丫是我九天九地的大仇人啊,还想我帮他看病,做梦呢!”“小鱼,我看他娘挺有诚意的,是真心想悔改。

  她发了毒誓,说只要你治好她儿子,她们家就搬出白鹭村,以后改邪归正,绝不作恶!”大浪眼巴巴的看着江小鱼道。

  “大浪,听你的意思,你答应她了?”江小鱼愣了愣。

  “我哪敢答应,这不要经过你的同意嘛!”大浪说着说着,就浓桃艳李的吻了上来。

  江小鱼推开她道:“大浪,我听你的意思,你是很乐意哦!跟我说实话,老太太除了送东西,是不是还送钱给你?”“小鱼,你听我说——”大浪就把他亲哥的儿子上大学学费没着落一事告诉了江小鱼。

  从她口里得知,大浪娘家父母其实很早就双双过世,她是亲哥带大的。

  “我想报恩,所以,我收了老太太五万元!当然,不管怎样,是恶霸腔撬走了吴玲,你如果不同意,这钱我就退回去!”大浪眼巴巴的望着江小鱼说道,从她近乎恳求的目光看出来了,她是打心眼里希望他能点个头。

  “大浪,这事不是小事,我得考虑考虑!”江小鱼心说娘西皮,恶霸腔现在呆呆傻傻,不是正好。

  白鹭村少了一个村霸,还了一方百姓平安。

  如果又去救醒他,那无异是放虎归山。

  “嗯,你啥时考虑好了就告诉我!”江小鱼就回房换衣服,准备上山种药材。

  不提防大浪跟进了屋,她见有个便桶,就去便桶前方便起来。

  “小鱼,想不想耕田哦?”“不想!”他这货刚换上衣服,大浪就吻上来,痴迷的道:“小鱼,你女朋友跑了,一定很孤单寂寞对不。

  我喜欢你,想陪你解闷儿!”江小鱼就吻了几分钟,不知怎么回事,对他来说,接吻的感觉很奇妙。

  可是大浪火头点起来了,急得打滚道:“小鱼,帮帮我!”

我捂着痛苦不堪的小弟弟,虽然唐小雨这一拳头没用上对大的力气,不过我刚刚的小弟弟可是斗志昂扬的抬着头,此刻被唐小雨这么一弄直接趴在了腿上。

  靠!不会以后都废了吧!这个不讲情面的死妮子,不就是正好顶到她屁股里了吗!再怎么说还隔着裤子呢!不过这话我也就能偷偷摸摸吐槽一下,唐小雨小时候那个雷厉风行的性格,再加上我自知理亏,我哪里敢真的去叫板。

  我拖着两条无力的腿就回到了车上,唐小雨竟然还和一个老大爷换了座,看来我刚刚那一出真的把她惹急了。

  “快点下车,我们先在车站附近找个小宾馆住!”唐小雨冷着脸,对我也没个笑模样。

  女人生气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讲理的,这是我从我爸(完美暗恋)那里多年体会到的经验,我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没想到车站附近的小宾馆也异常火爆,好不容易我和唐小雨才找到了一个有两个房间的。

  宾馆的老板娘挺了挺比赵宛如还大的两个肉球,故意的向我旁边蹭了蹭,胸口的衣服低的,我连里面什么颜色的罩罩都看得一清二楚。

  “超薄带颗粒的要不?又舒服又带感,保证女人不停的缠着你要!”老板娘拿着两个袖珍的小盒子,对着我晃了晃,媚笑得脸上的的肉不停的发抖。

  什么意思?我这种头一次进程的土包子哪里懂得这是什么,不过似乎和书上讲的杜蕾斯的包装好像。

  “两个房间!”嘭的一声,唐小雨黑着脸就把身份证拍到了前台上,吓得我的小心脏一抖。

  看到唐小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一定是猜对了,我刚刚想要接过老板娘手里的哪两个套套,就被唐小雨拽着衣服拎到了屋子里。

  “李松,你妈将你交给我看着,你就给我老实的跟着我打工,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以后离远点,对你不好!”一个老妈把我压得死死的,不过就算我接了那杜蕾斯,也没地方用。

  最主要还花钱,我刚刚看了标签价格,那么个小破东西竟然要20块钱。

  靠!还不如去抢呢!“我出去看看,你别乱走,好好在屋里呆着。

  ”唐小雨将我往屋里一塞就不敢我了。

  我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还真怕自己再走丢了,反正在车上也没睡好。

  我直接就在屋子里睡下了。

  这里别看地方小了一些,可是比我家里的那个床舒服多了。

  没多久我就进入了梦想……“咚咚咚……”应该是走错的,反正唐小雨有我屋里的钥匙,她进来也不会敲门,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咚咚咚……”靠!还让不让人睡了!我一脸煞气的推开了门,没想到竟然是个光鲜亮丽的妹子站在门口。

  一身别致的旗袍装,紧致的包裹着她婀娜的身材,黑色的丝袜,高脚的高跟鞋,看得我眼睛都不够转了。

  “你……你找错了吧?我不认识你。

  ”女人妖媚的笑了一下,身子向前靠了一步,正好挡在了我要关的门上。

  在我还来不及阻止的时候,女人直接解开了她旗袍的第一个扣子,最主要她还在走廊里。

  难道这就是城市里的女人?我一直听说城市里的人都很开放,可是这样大庭广众的解衣扣我还是有些理解不了。

  

林逸怀里抱着药箱,到小柳村时,天已经擦黑,灰蒙蒙的。

  他站在小柳村村口,一股尿意袭来,于是疾步朝着村口北面的小竹林走去,到一棵笔直的青竹前面放下药箱,将裤裆拉链拉开,掏出家伙放水时,突然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扭头见一个壮实的男人拉着一个少妇急急忙忙的朝着小树林里面冲来,顿时吓的一哆嗦,几滴尿液一下子滴在了手指之上,来不及多想,林逸赶紧蹲了下去,将自己给隐藏在一旁的杂草堆中……那壮实的男人拉着少妇进入小竹林深处后,猴急的紧紧搂住了少妇的腰身,腾出一只手就要去扯少妇的裙子……“等会儿……”少妇拽住那男人的胳膊,有些忐忑的说:“你急什么,这种地方不会被人发现吧?”“不会的,赶紧给我,我忍不住了……”林逸蹲在草堆里瞧见眼前的一幕,心中已经有数,原来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少妇不悦的瞪了壮男一眼,伸手狠狠的掐了他一把,“你个棒槌,急死你。

  你不怕我家那口子发现,把你给废了?”壮男嘿嘿一笑,一脸得瑟的说:“王志强正忙着照顾他那快死的老娘,现在是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工夫管我给他戴绿帽子?!”少妇白了壮男一眼,说:“听说他请了镇上林家医馆的人来给他老娘看病,也不知道能不能治好。

  ”“哼哼,林家医馆虽说在镇上挺有名气的,但也不至于能有起死回生的手段,我看啊这老婆子熬不过今年冬天了……”“呸,张铁柱,嘴巴也太毒了吧,你当着我的面诅咒我婆婆,小心我告诉王志强去。

  ”叫张铁柱的男人咧嘴一笑,“你敢告诉王志强,我就敢告诉他,你给他戴绿帽子。

  ”说话时,他又是一笑,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的在少妇身上乱摸起来。

  “去你的。

  ”少妇红着脸娇媚一笑,朝张铁柱下面瞥了一眼,说:“老娘如果不是看你壮实的像个牛犊子,才不会和你干这种事情,你也就下面那玩意有点用处!”张铁柱听了少妇的话脸色露出气愤之色,咬牙切齿的说:“李秀云,你这娘们敢埋汰老子,看老子怎么折腾死你。

  ”说着话,他一把将李秀云的短裙给撩了起来。

  “少给老娘废话,别磨磨唧唧的,赶紧办事儿,老娘待会儿还得回去,出来时间长了会被王志强怀疑的……”“嘿嘿……现在轮到你这娘们急了吧。

  ”这会儿张铁柱倒是不急了,一双厚实的大手在李秀云沉甸甸的胸部上揉捏着,脸上露出狡诈的笑意道:“老李头承包鱼塘的时间快到期了,你得帮我……”“我……我怎么帮你,又……又不是我的鱼塘……”李秀云气喘吁吁的说道。

  张铁柱双手由她胸部慢慢探索到了肥硕的臀部上,张铁柱爱不释手的把玩着,嘴里提醒道:“你老公可是村长,只要他答应,一定可以帮我弄到鱼塘的承包权……”“好……我回去……回去和他商量……你别再折磨我了,快给我……”张铁柱满意一笑,“嘿嘿,马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死去活来,腾云驾雾……”躲在草丛中的林逸见到这一幕,只觉得岛国片和这个相比简直是弱爆了。

  林逸觉得再看下去恐怕就要欲火焚身了,起身准备离开之际,突然,一只大黄狗从外面蹿了进来,突如其来的吼叫吓的林逸一下子从草丛中跳了起来。

  而这狗叫声巧合也引起了那张铁柱和李秀云的注意,李秀云见草堆里跳出个大小伙子,吓的尖叫一声,赶紧把脱了裤子准备干事的张铁柱推开,慌张的去整理自己的衣裙。

  林逸暴露了目标,不敢多待,怀里抱着药箱,慌忙朝着竹林外面奔去……等林逸离开后,李秀云哭哭啼啼的道:“完了,这次死定了,刚才一定被那小子看见了。

  ”张铁柱男人眯着眼睛说:“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他……”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李秀云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张铁柱胸口:“你小子是不是疯了?你想死别拖累我!”她气的一把推开张铁柱,然后把自己裙子整理好,继续说:“现在只能祈祷那小子不认识咱们,否则,如果被王志强知道,咱们两都要倒霉。

  ”……林逸一脸郁闷的走进村,犹豫着要不要回镇上去,已经被村长媳妇看见了,再去村长家得多尴尬?正纠结着,一个憨厚的笑声在不远处响起:“哈哈,你就是老神医的孙儿吧?”林逸抬头见一个穿着绿色布衫的男人迎面走来,就点头疑惑的问:“你是?”“我是小柳村村长王志强啊,上午去拜见过林老神医。

  ”王志强解释的说道。

  林逸哦了一声,看王志强的目光有些同情。

  王志强摸摸脸,疑惑的道:“我脸上不干净?”林逸暗忖,脸上到不脏,就是脑袋上嘛,刚才被自己媳妇戴了顶绿帽子。

  林逸正要开口,王志强声音再次响起,只不过不是对他说,而是对他身后的人说,“秀云,你去干啥去了?不是让你呆在家里等着小林医生过来吗!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真是不像话。

  ”从竹林中出来的李秀云脸色颇为难看,见林逸就是刚才发现她的人时,她脸变的煞白,心里极为忐忑不安,生怕林逸把她刚才和张铁柱偷情的事情抖露出来。

  “哦,刚才……刚才去地里溜达了一圈,准备摘些嫩叶青菜晚上吃。

  ”李秀云挤出笑意,牵强的解释着。

  林逸这会儿才看清女人的长相,倒是有几分姿色,不过也只是中等之姿,估计在小柳村这种地方可以算得上村花了,衣着也挺时髦,虽然没有城里人的那种气质,但高跟鞋、小短裙、花衬衫一样也不少,就那一双大白腿都能勾引不少男人的欲望。

  林逸忍不住朝李秀云身上瞥了两眼,目光落在了李秀云裙子上,因为李秀云刚才太过匆忙,黑色裙子上蹭了一块白色的粘液她自己并未发现,待发现林逸的目光之后,她低头望去,脸唰的一下子变红,赶紧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王志强倒是没有发现两人的异样,乐呵呵的对林逸介绍道:“小林医生,这是我老婆李秀云,这几天你的生活起居就由她照顾,有什么需要直接告诉她就成了。

  ”林逸轻轻点头,似笑非笑的望着李秀云,说:“那就麻烦李姐了。

  ”王志强抢着说:“不麻烦,不麻烦。

  应该是我们麻烦你才对,我母亲的病还得指望你呢。

  ”李秀云见林逸似乎没有要告状的意思,心里稍微踏实,又见林逸有意无意的把目光看向自己,就娇媚一笑,轻声说:“能够照顾小林医生是我的福气呢,小林医生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便是,不管什么要求我都会满足你的。

  ”林逸听出李秀云的这句画外音,心里暗骂一句,“这女人真够骚的!”不过,想起刚才在小竹林见李秀云肥硕臀部被玩弄的颤颤巍巍,林逸原本已经平息的欲火再次被撩拨起来……刚刚下过雨的小柳村空气极为新鲜,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在王志强的带领下,林逸在一个红铁门前面止步,将大铁门打开,便是一个水泥的围墙将一幢三层的小楼房给围在里面,小院子里面种着一颗杨树,杨树似乎有些年月了,枝干粗壮而茂密。

  “小林医生,快请进。

  ”王志强笑眯眯的将林逸领进屋中,然后对李秀云吩咐说:“你赶紧去做饭,把家里的干货都拿出来招待小林医生。

  ”李秀云笑着答应一声,一脸春意的瞥了林逸一眼后,扭着水蛇腰进了厨房。

  王志强为林逸倒了茶水后将烟递到林逸面前:“小林医生抽烟不?”林逸含笑的摆手:“我不抽烟,抽烟有害健康……”“呵呵,小林医生说的是,我这烟瘾有许多年了,戒不掉。

  ”说着,他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吸了一口,旋即,眉头又蹙了起来:“小林医生,我母亲的病有些奇怪,找了村子里的野郎中,根本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老人家又不愿意去医院,所以只好麻烦你帮忙诊断了。

  ”林逸捧着热茶,轻轻嘬了一口,看了一眼忧心忡忡的王志强,说:“不麻烦,作为医生这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我现在可以看看你母亲吗?”王志强一喜,赶紧点头道:“当然可以,你跟我来……”到了二楼王志强母亲的房间,轻轻将门推开,里面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林逸用轻轻嗅了一下,顿时皱起了眉头,见老人沉睡过去,林逸脚步轻盈的走到床前,将手探到她枯燥的手腕上,中指和食指搭在上面,微微眯起眼睛,一股内力随体内缓缓溢出,无形的进入到了老妇体内,在老妇体内运行一周之后林逸轻轻摇头。

  “你是不是给她喝了什么中药?”林逸睁开眼睛,扭头问王志强。

  王志强紧张的点头说:“村里的野郎中开了一副药方,说是祖传的,让我试试看。

  我看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似乎并没什么效果。

  ”林逸冷哼道:“真是庸医,他开的药方里面有几味草药的药性极为霸道,若是长期服用,以你母亲的体质来看,非但救不了她,反而会成为她的催命符……”“啊!”王志强吓的脸上一阵惨白,片刻,回过神后,嘴里骂骂咧咧的道:“贺老三这个王八蛋想害死我妈,我饶不了他!”“小林医生,我妈还有救吗?”王志强压住心中的火气,朝林逸询问。

  林逸点点头说:“其实你母亲只是高血压发作,再加上血糖偏高,所以身体才会受到影响,原本去医院拿点降血压的药就能解决的事情,让那野郎中一折腾,差点要了你母亲的性命……”“哎,我老母亲太倔了,从来不肯上医院。

  小林医生,事不宜迟,您赶紧给我母亲治病吧?!”林逸苦笑道:“高血压和高血糖是要慢慢调理,不是随便一味药就能摆平的,待会儿我会开出一个药方,你按照药方去抓药,每天让你母亲按时服药,再配合上我的针灸调理,三天之内应该就能把血压和血糖都给降下去。

  ”“啊,三天就能治好?那可太好了,传闻林家医术已经到了妙手回春的地步,看来真是不假啊。

  ”王志强一脸激动的说道。

  “妙手回春不敢说,不过一般的病状还是能够轻松医治的。

  ”两人正聊着,楼下传来李秀云娇媚的喊声:“志强,小林医生,饭做好了,赶紧下来吃饭吧……”“呵呵,小林医生咱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聊,我这老婆什么都不行,就是做的一手好菜……”林逸心中暗忖:“你老婆不仅做菜厉害,给你戴绿帽的功夫也是极为了得呢。

  ”酒菜上齐,李秀云解开围裙,一脸媚笑的说:“粗茶淡饭,小林医生不要嫌弃呀。

  ”她坐到林逸对面,接过王志强手中的酒瓶,“今天高兴,我也陪小林医生喝几杯。

  ”林逸望着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打(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趣的笑道:“这如果是粗茶淡饭,那我家的饭菜只能说是喂猪的。

  ”“咯咯咯……小林医生可真会开玩笑。

  ”说着,她笑靥如花的起身躬着腰去给林逸倒酒,林逸微微抬头,恰好瞧见她花衬衣的领口里面露出白花花一片,乳沟洁白如玉,心头一热,浑身竟然有些燥热起来,他怕王志强发现他眼睛不老实,于是赶紧把目光移开。

  席间,王家夫妇不停的给林逸敬酒,一顿饭吃下来,林逸发现王志强特别贪杯,但是酒量又不好,喝道最后差钻了桌底。

  李秀云的酒量倒是出乎林逸的意料,虽然也是有了醉意,不过比他老公可是清醒多了,她仰头喝完杯中的酒,眼中荡漾着春水的望着林逸,露出一个暧昧的笑意,旋即,踢掉了脚上的的拖鞋,一只小脚静悄悄的伸到了林逸的小腿上,有意无意的在他小腿上磨蹭起来。

  “小林医生,我这顿饭可满意?”李秀云咬着红唇笑问道。

  林逸见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顿时心生警惕,双腿朝旁边移动,躲过她的骚扰,似笑非笑的说:“很满意。

  ”“既然满意,那么刚才傍晚你看到的……”“我什么都没看见……”林逸心思活络,抢着说道:“李姐多虑了,王村长喝多了,你赶紧照顾他歇息吧。

  ”“不急……”李秀云眯着眼睛笑望着林逸,桌子下面的脚再次凑了上去,只不过这次直接把美足探到了林逸的大腿之上……林逸那里受过这种诱惑,整个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更何况他喝了不少酒,对于李秀云主动勾引自己的行为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李秀云将丝袜小脚放在他裆部位置时,他很不老实的有了生理反应。

  李秀云自然能够感觉到林逸身体的变化,得意的咯咯媚笑起来,眼中露出迷离的醉意,红唇轻启的诱惑道:“小林呀,你觉得李姐漂亮吗?”林逸能够感觉到李秀云的脚不停的在自己身上磨蹭,整个身体都跟着绷直了,意志力在酒精的作用下顷刻间坍塌了,他看李秀云的眼神也变的火热起来。

  “李姐……你……”“怎么,我不漂亮?”李秀云故作嗔怪的媚睨了林逸一眼,起身走到林逸身边坐下,身子紧紧的贴在林逸身上,接着握起林逸的手,朝她胸部上凑了过去。

  林逸的手被李秀云牵引着伸了过去,心中激动不已,眼看着马上就要攀上那挺拔的胸部之上,趴在桌子上的王志强突然呜咽一声,吓的林逸做贼心虚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

  李秀云见林逸被吓到,又是一阵得意的娇笑,旋即,满含深意的媚笑着低声说:“晚上十二点我去你房间找你,可得给我留门哦。

  ”说完,她把醉的不省人事的王志强给架了起来,朝着主卧室走去……夜色朦胧,林逸躺在王志强家的客房,目光看向窗外的月光,一直无心入睡,耳边不停的回荡着李秀云撩人的声调,他感觉度日如年一般,心中有些期待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但是,转念想想,如果李秀云半夜偷偷爬上自己床,自己真的就顺水推舟的给王志强戴个绿帽子?作为一个思想单纯的处男,林逸觉得把自己第一次交给这么个放荡的女人太过亏本,所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万一李秀云真的爬上自己的床头,该不该和她发生点什么……脑海中不停的胡思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来李秀云,慢慢的,林逸感觉眼皮如千斤重一般,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他隐约感觉到自己卧室的木门被推开,接着便是一阵脚步轻盈的声音,林逸意识迷离间睁开眼睛,见身材丰腴且高挑的李秀云披着一件黑色轻纱睡衣,披散着秀发,半裸着身子缓缓朝自己走来,俏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意。

  林逸一紧张,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弹不得了。

  难道李秀云在给自己下药了?这么想来,林逸突然有些害怕,万一李秀云起了歹念,把自己给宰了,那自己可不就是死的冤枉了!正胡思乱想之际,李秀云已经到了床边,踢掉了鞋子动作轻柔的爬到了床上,慢慢的爬到了林逸身边,毫不犹豫的就将身子紧紧的贴了上去。

  林逸清晰的感觉到两团挺拔酥胸带来的弹性。

  

北方哈哈一笑,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

  花都风情艳妇这次倒是没挂断,差不多一分钟的时候,终于接通了。

  最近公司有安排年轻医生去偏远山区当义工一个月,人选我还没定下来..不知道...而抛开嗅觉效果不提,视线中的画面所产生的视觉冲击力无疑更为巨大。

  租房和小叔子住我刚刚去了琼玉家,现在正在公交车上。

  我们都吃过了哦~而且没剩。

  Ps2:明天公布获奖名单,请期待吧!佟梦回身偷偷给了他一个赞的手势,两人的争吵也就结束了,孟铎也曾想过这种人是怎么上了高中的,嘴欠成这样,看来一个人的成绩和素质真的不一定成正比。

  花都风情艳妇怎么,你也想吃。

  陈玄羽惊恐的摇了摇头,急忙离去。

  她随意地用手拍了一(俩性故事)下我的头叫我赶紧准备。

  欣佳惊讶说道。

  花都风情艳妇顾凡,都是因为你!你给我等着金云恶狠狠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带着身后的一群人离开了食堂所以九原滕之前所认为的陈朝宇就是个海王,司伊月不有认同这个观点,毕竟不以恋爱为目标的恋爱,并不能真正的称得上是恋爱。

  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了的最喜欢的小冥尼,虽然已经不是小正太了,但紧盯着她可爱的耳朵每抖动一次,ANI大人的心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吴惠坐在了床边上。

  一股好闻的气味从她身上传来,我也没心思去分析这是她的发香还是体香了。

  虽然只看到背影,不过却心觉他一定是个粗犷的长相,因为那人梳着雷鬼头,卷粗的发型十分新潮,这种发型,我认为只有长相粗犷的人才有办法消化。

  高莎急忙向我道歉,生怕我有一丁点不高兴。

  我有那么可怕吗!租房和小叔子住 原本已经陷入巨大危机的我叫住了即将离开的少女,然后在少女回头的一瞬间做了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

  真的很好吃?唐枳落不确定的看着林嘉言,她其实自己尝过,也就觉得味道一般般,没有特别好吃。

  花都风情艳妇嗯...林夏打算下次也试试。

  也就是冬叶他的妹妹。

  王雷看着小林,目光涌动着疼痛灼热的伤,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毕竟这一段时间我还是有在天天更新的。

  毕竟一个人都没有......「也就是说,你只是在和他聊天,结果也被卷进来了?」当然,并不是全部的真相这样啊,如果被宽恕的话,接下来的行为也一定会被宽恕的吧?怎么了?就这么想摸摸我的脸?还是说想要偷袭我?男子打趣的看着面前正鼓着脸生闷气的粉发少女说着。

  喂,杜子夜,你有什么事情吗?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356.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386.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659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87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303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1956.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79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4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