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歐美av,新手必看

两者之间的距离很短,郑晓东甚至觉得,吴雪的呼吸都喷洒在自己的昂扬之上。

  有些忍受不了了……吴雪瞪大眼睛,看着郑晓东的变化。

  她看着原本沉睡的东西逐渐苏醒过来,头部直直的抵住她的鼻子!甚至只要她稍微抬高一些,就能亲吻住这凶猛的怪物!吴雪的心跳乱了,呼吸也乱了。

  她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怪物,一动不动。

  郑晓东看她这样,心里暗自叫好。

  他这里发育的好给他带来了数不清的艳遇,就连学校的女老师也都对他暗示过,所以在这方面,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看着吴雪这种样子,肯定是动了心了!郑晓东准备一鼓作气,拿下这位美丽动人的老师!“晓东……”吴雪的身子僵硬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狰狞的怪物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要……只要主动一些……不行,不能这样,晓东是自己的学生,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啊!吴雪陷入了天人交战,不禁动弹了一下。

  可是这下便坏了事,郑晓东的昂扬刚好碰到吴雪微张的嘴唇!这下子就连吴雪也忍不住了。

  尝到那熟悉的味道,仿佛是烧断了吴雪心中最后一根弦一般,让她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哦……”郑晓东舒爽的叹了一声,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吴雪的头。

  吴雪也没反抗,迷迷糊糊的跟着郑晓东的动作,口手并用的解决了一次。

  事后吴雪才反应过来,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反而内心更加的期待了。

  郑晓东会不会像陈军一样,狠狠的欺负她呢……?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吴雪的心里痒痒的,甚至连内裤上都沾染了湿湿黏黏的痕迹。

  “老师,刚才那个动作我还是没有看清,能不能再示范一遍?”郑晓东吞了口口水,提出这个要求。

  吴雪身子柔软,而刚才那个动作正好将所有的神秘全部露出来,如果按照这个姿势来上一发……那岂不是神仙一般的滋味?事后的吴雪看起来更加的诱人,郑晓东抑制住自己疯狂的心思,微笑的看着她。

  他想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来,将吴雪当做一道美味诱人的佳肴,一口口慢慢的吞吃入腹。

  “啊……”吴雪稍微有些尴尬的拨弄了头发,但还是听从了郑晓东,重新趴在瑜伽垫上。

  双腿一抬,吴雪轻松的完成了那个高难度姿势,大腿,腹部和黑色蕾丝也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老师,你真美!”郑晓东看呆了,而他的手则非常大胆的,直接摸上了吴雪的大腿!吴雪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躲开。

  她内心渴望眼前这个男孩,渴望的抛下了一切廉耻道德!“啊……”一声娇吟从吴雪的口中发出,郑晓东摸着的地方仿佛用火灼烧一般,让她忍不住扭动身子,想要获得更多!郑晓东也不负期望,一双手点火一般在吴雪身上到处游移,最终停在了那条黑色蕾丝上,手指像是蛇一样,钻到了身体的深处。

  “啊!”吴雪惊喘,从那里传来的快乐比她想象当中的还要多,让她忍受不住,扭动着腰肢往郑晓东的手上凑!郑晓东笑了。

  只要吴雪是个女人,还是个饱受空虚寂寞的女人,那就肯定会败在他的手中!吴雪已经被快乐折磨疯了,腰肢像蛇一般不停的扭动,将自己送到郑晓东的手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快乐的叫声。

  郑晓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将自己的昂扬对准那片泥泞之地。

  这段时间吴雪一直保持着瑜伽那高难度的姿势,但是吴雪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将双腿岔开,满心期待。

  郑晓东拿来一把剪刀,贴着吴雪的肌肤将那片黑色的布料慢慢剪开。

  冰凉的触感让吴雪很是刺激,身子不停的颤抖。

  布料剪开,里面的神秘花园显露于世。

  郑晓东呼吸一滞,几乎是立刻就将脸埋了下去!吴雪很是受用,尖叫不断。

  但是时间一长就觉得口舌抚慰的不够,想要更粗暴一些……“晓东……”吴雪双眼含泪,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郑晓东知道,时机到了。

  他撕开小雨伞戴上,对准那片花园,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吴雪尖叫,感受着身体充分被满足的快乐。

  那天下午,两人疯了很久。

  从瑜伽垫到客厅沙发,再到地板上,落地窗前。

  吴雪的每一处都沾染上了郑晓东的味道,就连她的碎花小裙子,也都皱皱巴巴的,不能再穿了。

  “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成这样,我都没办法回去了!”吴雪嗔怒。

  郑晓东这次把她伺候的很好,吴雪很是满意。

  她想,如果以后有机会,还要和郑晓东像今天一样,战个痛快!吴雪最后穿了一身郑晓东的衣服回家了。

  毕竟那条碎花裙子已经穿不成了,郑晓东还说会赔她一条新的裙子,让吴雪好好的期待一下。

  在超市买菜做饭的想法因为郑晓东而夭折了,吴雪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衣服,也没脸再(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去超市买东西,直接回到了家。

  瑶瑶和陈军还没回家,不知道在哪儿开心的玩着。

  她叹了一口气,转到浴室洗了个澡。

  刚才和郑晓东做的太疯狂,浑身汗津津的难受极了。

  吴雪泡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洗干净,端着一碗冰淇淋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久旱逢甘霖,舒舒服服的做了一场,让吴雪身心舒畅,不自觉的哼起歌儿来。

  陈军回家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吴雪翘着腿,正惬意的吃着冰淇淋。

  睡裙卷起,露出白嫩的大腿,雪白的冰淇淋被红舌卷进去,看的陈军下腹一紧,想要狠狠的欺负吴雪,就像之前那样!“瑶瑶,回来啦!”吴雪看到自己女儿回来连忙将冰淇淋放下:“你们吃饭了吗?”“还没有。

  ”瑶瑶没开口,是陈军代替她回答的。

  他面带微笑:“伯母,要不然一起出去吃饭吧?”陈军无视了瑶瑶在背后一直掐他的手:“正好瑶瑶想吃海鲜,我们一起去吃海鲜吧。

  ”吴雪当然不会拒绝,去换了衣服,收拾的青春靓丽。

  “嗤。

  ”瑶瑶十分不爽自己的男友邀请吴雪,在吴雪进屋换衣服的时候狠狠的拧了他一把:“你干嘛啊,多管闲事!”“这不是想让你和你妈妈搞好关系嘛。

  ”陈军低头,和瑶瑶口齿交缠:“毕竟是你的妈妈啊。

  ”瑶瑶脸红的和他亲吻,对这件事情也就默认了。

  等吴雪收拾好后,三人一起出门,准备去好好的吃一顿。

  他们去了一家评价非常高的海鲜餐厅,瑶瑶和陈军坐在一边,吴雪坐在他们的对面。

  桌布垂下,正好盖着他们的腿。

  桌子上摆放着玫瑰花和蜡烛,气氛十足。

  三人点了餐,在等待上餐的过程中,陈军和瑶瑶说说笑笑,而吴雪连句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吴雪只能闭上嘴微笑着,看着他们说话。

  就在吴雪百般无聊之际,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上爬上了什么东西。

  温暖的,触感就好像是……皮肤?

“老公,我洗好了。

  ”柳倩一边捋了捋乌黑长黑,一边走出浴室。

  此刻的她身穿性感睡裙,胸前的柔软高耸露出的风景线引人无限遐思,两条白皙嫩滑的美腿微微打开,手指自我抚摸向下伸进裙内,仿佛要把自己弄软。

  张龙躺床上瞧着咬唇放电的妻子,见有东西顺着女人丰盈Q弹的美腿滑下,他顿时口干舌燥,按压不住腹部窜起的一阵火热,冲过去抱着,两只手不安分的游走起来,低头就噙住柳倩香润的粉舌。

  “嗯……”柳倩不由低吟一声,体内欲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妩媚的身躯妖娆地舞动着。

  睡裙很薄,她又没穿内内,摸着就像毫无阻隔一样,只是隐约有些扎手。

  张龙的手指感觉到她反应,身体便像着火一样滚烫,迫不及待的撩起她的睡裙,抬起一脚,腰身一挺。

  “噢!”两人同时叹出舒服的声音。

  张龙不给她缓冲的机会,没等她准备好就疯狂运动起来,不时把她的双脚抛离地面,接连的冲撞让柳倩腿都软了,她紧紧抱住张龙才不至于滑到地上,因为用力过度,她的指甲在张龙的后背上抓出了好几道血痕,娇躯随着男人的运作,如海中的小舟般飘摇不定,喘息声加重,竟还敢催促张龙:“老公,快……快点,嗯……”得到女人的鼓励,张龙宛如加满了油的跑车动力十足,每一次动作都搅得柳倩尖叫不已,口水都出来了,两眼迷离,欲仙欲死。

  床板足足摇了大半个小时,随着男人的一声低吼,这场纠缠才得以停止。

  “老公,舒服了吗?”柳倩光着身子,香汗淋漓的她仿佛一颗熟透的红苹果,比刚才显得更为诱人,因为她在用嘴帮张龙清理,与张龙对视的眼睛充满了媚诱,那柔软贴在张龙的脚上,触感让人疯狂。

  “舒……舒服,老婆,你的身子就像毒药,让我着迷。

  ”张龙忍不住把她拉上来抱着,把玩着她的柔软,膝盖屈起顶着她底下,享受着扎脚的感觉。

  “那……老公,你想不想玩点更刺激的?”柳倩眨了眨眼睛。

  “什么刺激的?”“就是……”柳倩扭捏着,犹豫老半天,才羞涩的开了口。

  他们夫妻俩从相识到结婚至今,已有七年之久,对彼此的新鲜感已经流失干净,所谓的激情,也终究会变淡。

  几天前,柳倩偶然看到一篇关于交换伴侣的故事。

  对于这种癖好,她心中虽有少许抵触,但更多的却是兴奋。

  柳倩希望尝试一番。

  “不行,那可是身体上的出轨,老婆,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张龙在得知后立刻拒绝。

  柳倩有些闷闷不乐,刚才说“交换”的一刹那,她明明能感觉到张龙那儿起了反应,这说明张龙潜意识里是兴奋的。

  而张龙拒绝的原因,或许是三观比较正,心理上过不了这道坎吧。

  “好了啦老公,我这不也是想着法子给咱们的生活增添点乐趣嘛……”柳倩推开他在自己底下蹭来蹭去的膝盖背过身,无奈的闭眼睡去。

  妻子所提的想法,张龙也没放在心上。

  这件事情便像开玩笑一样,飘飘结束。

  往后的日子里,夫妻俩照旧过着公司与家,两点一线的无趣生活。

  直到近些天,张龙发现妻子经常去娱乐场所“应酬”。

  每次都玩到深夜才回家。

  “老公,我出去玩咯,同事们已经在酒吧等着我了。

  ”今天两人吃完晚饭已是晚上八点,柳倩不打算洗簌休息,反而穿上吊带短裙,两条细长迷人的美腿套上肉色丝袜,脚丫踏着细高跟鞋后便扭着肥臀出了家门。

  妻子是公司里的销售部部长,性格热情奔放,出门外交、私下聚会拉拢关系是常事。

  可回想起当初柳倩主动提出的“交换伴侣”,张龙心中充满困惑。

  虽然他拒绝、口头教训了柳倩,但没准并没有浇灭女人内心深处对于生理激情的渴望。

  而且,他看到柳倩出门前,竟换个丁字裤。

  等到深夜凌晨,喝到酩酊大醉的柳倩才回到家。

  张龙抱起妻子曼妙玲珑的身子,轻放在床上后开始仔细打量。

  头发没乱,裙子完好。

  但撩起裙摆后,张龙竟发现她大腿上方的肉色丝袜上开了道口子,虽然不在正中的位置,但也非常接近了。

  张龙皱着眉头去嗅,虽然是妻子熟悉的气息,他还是不能释怀,于是把丝袜拉破,勾开妻子的内内扒开来看。

  表面瞧着挺干净的,拿手指也没弄出什么来,但她(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那有些不对劲,像是出过东西。

  虽然单靠这一点不足以证明什么,但妻子究竟有没有出轨,还真说不准。

  她醉得太死了,被这样弄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气得张龙把她的腿往两边一分,压上去就疯狂狠剁。

  

为了能够保住这份工作,为了能够亲近苏茜,我赶紧恳求道。

  “哎,算了,你只是个从犯,要怪就怪张建国这个傻逼。

  ”苏茜谈了一口气,摇摇头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松了一口气。

  “张建国真是财迷心窍,为了张老爹的一点钱就这么出卖我,难道生孩子就一定要人工?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找个医院就能人工受孕啊”苏茜气的咬牙切齿,说:“要是真的怀上了,他心里过的去?又不是他的孩子。

  ”我看他只是生张建国的气,便插了一句:“嫂子你别生气了,张总他也有苦衷的,要是没孩子,张老爹就会把存款跟房产,地都捐出去。

  ”“强子你闭嘴,难道钱比媳妇重要?”苏茜白了我一眼,呵斥我。

  被她这么一说,我不敢再触他霉头。

  “陈强,你打算怎么弥补我?”这时苏茜的气已经消了不少,抬起头问我说。

  “这……嫂子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苏茜的话让我一愣,随即我心思一转,说道。

  “以后这个家里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张建国给你说了什么你多要告诉我,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那我可以饶过你,而且……而且我还可以给你福利。

  ”本来苏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说到福利的时候,忽然脸红了起来。

  我根本都没有犹豫,立马说:“肯定能做到,嫂子你就放心吧。

  ”“过来吧。

  ”我话音刚落,苏茜就对我说。

  我有些激动,走到床边,她指了指床边,我便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张建国,他要是问成功了没,你就说成功了,之余细节,你自己去想。

  ”我刚坐下,苏茜就在我耳边说。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潮红,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说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苏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性感的红唇说道。

  我惊讶说道:“啊?这就回去?”苏茜听完我的话,脸上更红了。

  “怎么你不回去还想让我帮你解决?”苏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说道。

  “嫂子,你看我这还这么明显,根本就不想办事了的啊,这张总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还头角峥嵘的地方,为难的说道。

  毕竟我这上来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直接来了,出去张建国看到一定会怀疑的。

  我看到苏茜听到我的话,脸顿时红透了,娇嗔着在我腰间细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给我说一声。

  ”苏茜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说。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难道这是要给我……可是我想多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只好似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那处。

  “嘶……好舒服……”我只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却变得异常旺盛起来!……足足十分钟过去,我还是没有想释放的感觉,倒是苏茜已经有些累了,从左手换到右手,再从有右手换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苏茜给我的服侍……又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贪图享受了。

  “嫂子,我……”我刚说到一半,苏茜手上的动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强子你……”苏茜忽然惊呼一声,带着怒意,但是更多的却是娇羞。

  刚才本来我就快释放了,但是苏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个没忍住,提前释放了出来。

  本来我就很强悍,现在又被苏茜这样的美人伺候,更是雄伟,一下子就爆发出浓烈的……因为实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软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爱的结晶!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忽然产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了,让人欲罢不能。

  “你坏死了,跟你说了快好了告诉我……”苏茜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结晶,幽怨的对我说。

  我嘿嘿一笑,说:“嫂子,我本来要说的,可是你技术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没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苏茜一边擦,一边娇嗔着说。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结晶的时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着我又跃跃欲试的家伙,苏茜眼眸中顿时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战胜了她的渴望。

  “强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说的办,要是张建国问你,你就说弄好了,都按照他说的办了。

  ”苏茜说着,眼神中有愠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

  “嫂子放心,我都听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点点头,对苏茜说道。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舍不得的,要是张建国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了,那我还能亲近苏茜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还是顺着苏茜的意思最好。

  我给苏茜摆摆手,示意她我离开了。

  而她则冲到浴室中,我开门之前就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想来是她怕张建国发现什么。

  我刚开门出去,张家国就急不可耐的问我说;“怎么样?成功了(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吗?”我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答道:“张总,成了。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376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854.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484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2798.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59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2787.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1323.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a.aspx?3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