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ollege student xxx,新手必看

“谢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伤口么?快来呀!”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何秀兰心里一阵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哦哦哦,对,看伤口!”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

  说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儿,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难道是她在试探?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样,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来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还不睡凭空胡掐?“来来来,把你内衣脱下来,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

  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平静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那只能说,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

  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皮肤水嫩嫩的。

  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但是老谢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

  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怎么样谢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说的,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

  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这个何秀兰,也太特么主动了吧?难道是寂寞过头了?不得不说,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为了挣钱,平时几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还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而何秀兰呢,早就春心荡漾了!“谢哥,怎么样?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

  “额,找到伤口了,我去拿药,你先别动啊,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伤在了胸口上,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烦谢哥了!”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

  老谢拿出药罐子,在手上抹了一点,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

  “诶,谢哥,这男女授受不亲,抹药这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可正当关键的时候,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飞快的披上了衣服。

  “卧槽!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谢哥您忙,这个药啊,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来找你噢~”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

  临出门前,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妈的!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这一瞬间,老谢在心里发誓,以后有机会,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草草的做了点饭菜吃了以后,老谢取了两块腊肉提着,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老谢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没菜吃,自己总不可能坐视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门前的时候,老谢正想敲门,突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老谢敲门的手一顿,下意识的趴在了门边,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谁在吵架。

  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小薇在接电话呢。

  “我爸妈就不是你爸妈了是吧?蒋宏博你个没良心的,当初你创业的时候是我把我家拆迁款给你的,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动,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没钱了!我现在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我当初跟着你(夹逼自慰),跟我爸妈闹翻了,搞得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说让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什么?有了点小成绩你就去赌博!现在倾家荡产了,你满意了吗?”“蒋宏博我告诉你,我嫁到你们家这两年,我连班都没上,帮你打理工地,帮你照顾你爸妈,我整天跟个保姆一样,我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你现在竟然这么对我,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说完这话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挂了电话,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听到这些谈话,老谢恍然大悟,这蒋宏博竟然迷上了赌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谢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谢心里一阵心疼,连忙敲了敲门。

  “小微,开开门,我是你谢叔,我给你送东西来了!”一听说是老谢,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来,连忙打开了屋门。

  看到老谢那一瞬间,王小薇一把扑进了老谢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谢叔,蒋宏博这个混蛋,赌博输了,竟然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来还债!”“什么?蒋宏博是这么说的?”听到王小薇的话,老谢心里宛如响起了一声惊雷。

  “嗯呢!他说他现在欠了别人好几十万,实在是还不起,债主那边说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个月,要不然就得还钱!”王小薇靠在老谢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解释道。

  “妈的,这个蒋宏博也太没良心了吧!”那一瞬间,老谢只感觉一阵无名火起,但随即又紧紧抱住了王小薇。

  这个时候,最难受的恐怕还是她了吧?“小微,你听谢叔一句话,跟他离婚吧!别跟着他过了,你要实在怕嫁不出去,你谢叔我娶你!”老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呜呜呜,谢叔,我也想离婚啊!可是,我问过律师那边了,蒋宏博的债是我们结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们离婚,我也会背负一半的债务,我当初为了嫁给蒋宏博,跟家里人闹翻了,我一个人哪儿去弄几十万来还债啊!”王小微抱着老谢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结婚这几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离村子比较远,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这哭声,还以为老谢把人家怎么样了呢。

  “好了别哭了,乖,钱的问题慢慢想办法啊,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得先跟他离婚啊,要不然,他肯定会越欠越多的,到时候你就更没办法摆脱他了!”老谢一边拍着王小薇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道。

  “呜呜呜!谢叔,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说他要创业,我背着家里,把我们家几十万的拆迁款偷偷拿出来给他,他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呜呜呜,他还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他老婆么?呜呜呜…”“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谢叔在呢!”这一瞬间,老谢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诉王小薇,没事,别怕,还有他呢!可是,老谢也知道,他只是个农村人,也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就没再上过学了,除了会这一手医术以外别无所长,虽然这几十年来给人看病是攒了一些钱,但是也仅仅只有几万块,根本就不够帮王小薇还债的啊!这一瞬间,老谢想了很多,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图她年轻的身体,一时兴起,但是这一刻,老谢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想给她一个依靠。

  “谢叔,你说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轻轻抬起头,看向了老谢。

  这一瞬间,阳光从老谢的背后直射而来,形成了一个背景,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还有那唏嘘的胡渣,和那温暖的胸膛,在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脑子里。

  

  因为小时候患上幽闭恐怖症,长大后我很少乘坐电梯。

  即使上班也一样。

  从来没想过自己的生活和电梯会有交集,更没想电梯会影响我的情感。

  可我和男友确实是在电梯相识的,所以现在只要一提起电梯,我的心就会有甜蜜在泛滥。

    那是刚到新单位的第三个月,公司因为出了些状况,需要加班,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腿也累得抬不起来。

  所以看到了有人在里面的电梯时,也就大了胆子冲过去挡住了快要关上的电梯门。

  真的是很丢人,套装裙子的下摆都翻了上来,但在看清了对面男人的脸时,好心情立马就回来了。

  是他耶,对面房子里看起来蛮正经又养眼的家伙。

  早就听说过,这男人可是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多金又多才,而且至今未婚。

  还有个很阳光的名字,叫徐涛。

  正想着上天怎么如此眷顾我,这种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都赐给我了,高兴得简直要跳起脚来。

  结果报应就来了。

    我一直知道有乐极生悲这句话,只是没料到惩罚来得这么快。

  巨大的响声和晃动之后,电梯停了下来,而且灯也黑掉了。

  我发誓,我当时再没有什么欣赏帅哥的闲情逸致了,甚至连电梯卡在几楼都没顾得上看,整个人就彻底堆了下去。

  我仿佛被送回到了幼年呆过的地下室。

  那些我看到的,没看到的,统统都成为了恐惧的源头。

  流动的空气,也变成了怪物不断靠近我时带起来的气(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流。

  和当初一样,我能做的只是尖叫。

  机械的尖叫,伴随着不断地拍打电梯门,求别人放我出去。

  患上幽闭恐怖症的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幸福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靠过来的。

  只知道他讲笑话,唱歌,不断发出各种声音企图让我知道他在。

  他甚至按亮了没有信号的手机屏,带点冒险建议地说,要不我solo段舞步,昨儿新学的。

  可是我更怕,我怕得要死,微弱的光更能激发人关于恐怖的想象。

  我说不出一句话,神经紧绷得像提琴上没有调好的弦,随时会断。

  有黑影覆上来,有怪兽扑上来,像巨蟒,紧紧地缠住我,而且越来越紧,它堵住我的嘴,我无法呼吸。

    他的嘴有青草凉糖的味道,很好闻。

  过了一会我才又想起这是在电梯的小角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想起了刚刚站在我身边现在紧紧搂住我的男人。

  唇上有温热湿滑的感觉。

  他的唇贴在我的上面,热烈而令人微醺;舌像蛇一样游走,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因为现在的我已经无法再去考虑这是否还是在狭小黑暗的电梯里了。

  大概是脚上的高跟鞋弄疼了他,他把搂着我的手放了下来,轻轻说,宝贝,你可真有劲儿。

  那天电梯开了之后,他是抱着我回家的,因为他的裤子沾上了我的处女之血。

  可是后来他告诉我,更重要的是因为他想马上把我抱回家,和我再缠绵一次。

  患上幽闭恐怖症的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幸福  现在的徐涛,已经成为我的老公。

  我没告诉过他我有幽闭恐怖症,因为我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当时只是趁虚而入了,还因为我当时的确也很喜欢他。

  只是现在每次穿上性感衣物,他都会故作无奈地说,你又引诱我。

  眼神狡黠的,好像夜空里明亮的星星,让我忍不住更想好好的爱他。

  我很感恩,我生命里的这一段电梯之缘。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225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11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525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3010.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668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6120.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7268.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b.aspx?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