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有 劇情 的,新手必看

“在这里不方便,去我家好不好?”女人的声音在祝少杰耳边响起,呵气如兰,祝少杰只觉得再次昂首挺立,情不自禁地向女人点头示意。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这是祝少杰刚刚涉足医道就把这个奉为真理,否则也不会在这香艳刺激的寡妇村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可是今晚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克制不住自己。

  女人的手指轻轻挑起祝少杰的下巴,娇滴滴道:“跟我来!”祝少杰忍不住迈步跟着她往前走,香气萦绕在他的周遭,闻起来就有一种让人迷醉的感觉,可是祝少杰总觉得这香气之中还有一丝臭味。

  月光之下风姿绰绰的身形就如同狐妖一样,祝少杰就跟在后面,口水都差点没流出来。

  而女人竟然把他带到了村西头。

  村子原本是文革时候用来关押牛鬼蛇神的牛棚,不过后来被废弃了,那里还有一口古井,平日里没有人去那里,附近也没有几家住户,住着几家老头老太太。

  祝少杰之前来过这里,给老头老太们检查过身体,所以虽然是不常来这里,可是他还是记住了这个村里最荒凉的地方。

  “你们家到底在哪里,怎么这么久还没有到?”祝少杰忍不住问。

  听到这句话,女人嫣然一笑回过头:“死鬼,怎么这么性急,我家里没有水了,你给我打桶水来我洗洗澡好不好?”听到这句话,祝少杰点点头,现在他有一种混沌的感觉,自己似乎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

  他走到井前面,井上压着一张青石板。

  这块青石板厚度足足有将近一尺,重量也得有四五百斤,可是祝少杰毕竟是年富力强,蹲在那里,双膀用力,竟然直接就把青石板掀了下去。

  这里还有摇水的辘轳,只需要把这个打水的桶放进去,然后就可以打水上来,本来他记得这里的水似乎是已经枯竭了,可是今天看来似乎并不是这样。

  辘轳放进去以后,可以看到水桶打出来的一阵涟漪,里面还有鱼正在游弋。

  祝少杰看到这鱼,心生好奇,原来都说这古井有鱼,为了防止有人投毒,可是从来未曾见过,而这一次可是真正的看到了。

  他趴在井沿往下看,这时候他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你怎么还趴在井边了啊?”是那个女人的声音,祝少杰起身就想要解释,可是就在这时候,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一阵灼烫,就在这时候,他的肩膀上搭上一个脑袋来,祝少杰看了一下井底,竟然顺着水面看到自己的肩头趴着一个脸部腐烂的女人!因为之前爆发山洪,这里水位比较高,而且今晚夜光明亮,看的非常清楚,自己肩头搭着一个女人的脑袋,此时还探着脑袋看着自己,眼眶里还有一只蛆虫进进出出……看到这一幕,祝少杰差点没有吐出来。

  “怎么了,走吧,咱们回房间吧。

  ”女人说着,站起身拉起祝少杰,在起来之后,祝少杰看到女人的脸重新变回原样,千娇百媚,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红晕。

  祝少杰那被迷惑的心顿然清醒了很多。

  “那个,我突然想起卫生所的门还没有关,你等我去把门关了我就回来。

  ”听到这句话,女人脸色骤变,紧接着一把抓住祝少杰的肩膀,然后直接亲吻上去,嘴唇带着蠕动的感觉,腐臭的味道直冲鼻子,祝少杰当即差点没有吐出来。

  勉强把女人推出去,就看到女人的脸已经腐烂,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太过巨大,导致女人的一只眼球从自己的眼眶里滑落出来。

  而女人的嘴唇因为腐烂已经肿胀成半透明,里面隐约还有蛆虫正在蠕动。

  看到这一幕,祝少杰是真的没忍住,靠在井沿吐了出来。

  井沿并不是太高,也就是到他的大腿位置,他这么一退,一下子坐在井沿上,这时候,这女人突然冲过来,伸出枯瘦的手直接掐住祝少杰的脖子,就要把祝少杰往井里推。

  祝少杰一只手扶着井沿,另一只手只觉得自己的胸口灼痛异常,他伸出手扯开衣领,衣服这么一扯,那个装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啪嗒一声掉在外面,盒子竟然就被摔开了。

  里面的钢针刚刚见到月光,顿时折射出一阵刺眼光晕骤然打在女人的身上,女人惨叫一声直接飞了出去,而祝少杰也从井沿上滑落下来,眼前一黑,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等到祝少杰醒来,发现自己就在自己的房间里,鬼医十三针还在自己的枕头下面,而屋里屋外,丝毫没有行走过得痕迹。

  “昨天可能只是一场梦!”祝少杰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可却没有想到刚起来就感觉脖子一阵酸痛,就好像是整条脖子都要被扭断了一样。

  他下床拿起镜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这才发现脖子上面赫然有两个紫黑色的掌印。

  难道昨晚的事是真的?深深叹了口气,他拿起手里查了一下这种情况,结果网上最权威的结果就是离魂,魂魄离开身体,没有人正常的判断能力,却有趋吉避凶的本能。

  就在他还在考虑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敲门声:“少杰哥,你醒了吗,我来上班了。

  ”祝少杰应了一声,在自己房间的衣柜里拿出一条围脖系在脖子上,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今天袁小玉来的特别早,祝少杰把她迎进来,然后开口问道:“怎么来的这么早,这可不是你的日常作息规律吧!”袁小玉点点头:“少杰哥,我昨天晚上回去问过我妈,问出了一些了不得的事。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微微皱起眉头,拉出一张椅子,也顾不得洗漱,对她道:“你先说说,有什么样的发现。

  ”袁小玉坐在那里清了清嗓子:“我妈说,我们村里的男人只要出去结婚,以后永远都不回来,可以活的好好的,一点阻碍都没有,可是如果就在村子里结婚,那么不出意外第二天就会暴毙而亡,我爸妈那时候在外面生下我和我哥,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等到他们两个重新回到村子里,我爸只活了三天,就和其他村民一样的结果了。

  ”听到这里,祝少杰点点头,合着诅咒不是在个人身上,而是存在于这个山村里,脱离山村,就可以脱离诅咒的范畴。

  祝少杰摇摇头,没有继续考虑这些烧脑的问题,既然是出现在山村里的诅咒,那问题就是出现于这个山村里,可是这寡妇村,水不浅啊。

  下午的时候,卫生所才来了今天第一个病人,是村里的王明秋,开超市的一个寡妇,据说也是外村的人,嫁到这里来的。

  只可惜不过二十五六岁就做了寡妇,让祝少杰也忍不住叹惋。

  “原来你在啊祝医生,我前两天就想要来找你,不过一直没有空出时间,还是今天才有时间过来。

  ”“原来是王姐,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祝少杰看着身材像小辣椒,穿着惹人眼球的王明秋,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这个模样,王明秋捂嘴轻笑:“在这里说话不太方便,还有小姑娘在这里呢。

  ”祝少杰点点头,把她带进房间里,王明秋坐在诊断台上,开口道:“祝医生,我已经好几个月没来那个了。

  ”听到这句话,把祝少杰听蒙了,祝少杰皱着眉头开口道:“王姐,你说什么好长时间没来了?”“哎呀,就是那个,那个大姨妈啊!”王明秋说到这里,脸羞得通红,开口道。

  祝少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那可能是宫寒,我需要针灸。

  ”“针灸啊,那是不是还需要几个疗程才行啊,我那个超市平常走不开人,你看看能不能给我开点药,要不我先吃点药试试!”祝少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王姐,就算是针灸也就是一次就可以了,你等我去取针,你把衣服脱了,躺在这里等我。

  ”祝少杰说着,转身就要走,王明秋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还要,还要脱衣服啊,那需要针灸哪里啊!”“宫寒,自然是针灸会阴除去寒毒啊,医者父母心,我在我这里就只是病人,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吗?”虽然王明秋不太好意思,可是毕竟是一个寡妇,总也不来月事,好说不好听,更何况她还和婆婆住在一起,平日里根本不方便。

  她抿着嘴唇,慢吞吞的脱下衣裤,只剩下亵衣,然后满脸通红的躺在诊断台上,两只手也不知道应该捂脸还是捂胸,反正是感觉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终于,祝少杰拿着装载着鬼医十三针的盒子走了进来,刚进来,只是有意无意的往诊断台上瞟了一眼,鼻血就差点没有流出来。

  王明秋穿着的是一套亵衣,紫色的,而且亵裤还是蕾丝的,像隔窗看物一般,有一种朦胧的美感。

  因为害羞,所以她的身体屈起来,双手捂着脸,不敢看叶杨,而她现紫色的胸衣已经有一些松散,可是她却浑然未觉,看样子应该是实在是太害羞了。

  祝少杰擦了擦自己的鼻子,然后对王明秋开口道:“王姐,你翻过身来,我要开始针灸了。

  ”听到这句话,王明秋嗯了一声,然后翻过身,还是不好意思看祝少杰。

  “需要在谭中下针!”祝少杰说着,红着脸对王明秋道:“王姐,贴身衣物也应该脱下来!”“阿?贴身的也要脱?”祝少杰点点头:“必须要脱,要不然我找不好扎针的位置!”“那好吧,那你转过去!”王明秋说完,手已经伸到背后去解胸衣的肩带,还有亵裤,细细碎碎的声音让祝少杰的喘息都开始粗重起来,终于,胸衣褪去,王明秋开口道:“转过来吧!”祝少杰刚转过来,就看到王明秋的手捂着自己前面,两条腿交叠在一起。

  “王姐,我要开始了,你的手拿开!”祝少杰说着,用手托住王明秋的一只那个啥,正好一个手掌大,手中捻起一条钢针刺进她的谭中穴,王明秋吃痛,抿着嘴,轻轻哼了一声,白嫩的脚丫都舒展开来。

  身体舒展,声音里除了三分痛苦,竟然还有七分满足。

  这种情况下,最痛苦的不是王明秋,而应该是还在扎根的祝少杰才对。

  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次从盒子里拿出第二条鬼医针。

  “还需要理由按摩乳中穴来刺激宫缩,排毒,不过这是后续的手段,王姐,你忍着点,我还需要继续扎针。

  ”祝少杰说着,第二针刺在小腹位置,然后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强让自己镇定下来,紧接着弯下腰,在会阴的位置刺下第三针。

  这个位置比较尴尬,毕竟是女人的秘密花园,祝少杰咽了一口口水,呼吸变得更加粗重起来。

  还有一针在头顶百会穴,这一针必须要柔和,要不然可是会把人扎死的,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手中的长针慢慢的刺进去,用手一点点的捻,丝毫不敢用力。

  “怎么样,王姐?”祝少杰刺下这根针之后,对王明秋问道。

  “还好,就是有些热。

  ”此时王明秋浑身上下香汗淋漓,嘴角微微勾起,带着一丝微笑,眼睛里充满了陶醉之色。

  “王姐,还需要按摩,你忍着点!”祝少杰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王明秋开口道。

  这乳中穴是正在一双高耸中央,别说是针刺,就算是重击都不行,只能用手来按摩,本想让袁小玉来,可是她把握不好尺度分寸,可能会起到反作用,所以只能自己来。

  祝少杰温热的大手直接搭在那一对胸上面,王明秋右手食指放在嘴里不断的噬咬,在祝少杰的手搭上来的时候,她忍不住轻哼出声,手指从嘴里(瓶子塞下体小说)脱落,一丝晶莹的唾液拉出一道长长的弧线,说不出的万种风情。

  祝少杰现在已经不敢看这一幕,他侧过头,只是经受不住这娇吟声的激荡,分身早就已经抬起头来。

  而他的双手还在不断的用力轻抚,只有这样才能开阴排寒,而在大手不断的律动下,王明秋逐渐被送上一个顶峰,紧接着双脚用力伸出,腰部下压,与此同时翻起白眼,气息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

  手中的一双高耸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祝少杰清晰的闻到一股带有腥气的味道传了过来。

  祝少杰忍不住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这针灸不过十几分钟,没想到竟然这么累,闻着手上的奶香味,祝少杰摇了摇头,然后在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件自己的外套披在王明秋的身上,盖在胸口的位置。

  “你在这里休息休息吧,王姐,我还有其他的病人需要处置,我先去忙一下。

  ”刚才按摩结束以后,祝少杰就已经将处于王明秋谭中,小腹,会阴和百会四个位置的银针拔了下来。

  宫开,排寒,一切都已经结束,祝少杰才不愿意在这里继续经受这种尴尬的感觉。

  等他走出去,就看到袁小玉坐在那里,脸色通红,看到祝少杰也不说话,只是白了祝少杰一眼。

  “你是不是偷听偷看了?”看到袁小玉这个模样,祝少杰脸色一冷,开口问道。

  看到祝少杰突然认真,袁小玉立刻服软了:“不是我故意看的,是,是那个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如果我没把卫生所的大门关起来,村民还得以为是怎么回事呢。

  ”祝少杰点点头:“行吧,也不怪你,不过你现在去把门打开吧,万一还有其他的病人来的话一直关门可能会耽误事。

  ”袁小玉应了一声,然后走过去打开门。

  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口,女孩子身材高挑清瘦,可是小腹却有微微隆起。

  祝少杰皱着眉头仔细确定了一下,确定这的确不是肝腹水,而是怀孕,为了保证女孩子的清誉,便开口道:“那个,小玉,你回去问问你嫂子今天怎么没来,然后一会回来告诉我。

  ”袁小玉听他这么说,点了点头,本来她还不想回去,可是想起刚才那诊断台上香艳羞人的场面,她的脸没来由的红了:“那我先走了少杰哥,一会我再来。

  ”袁小玉说着,飞也似的逃离这里。

  就在这时候,王明秋从房间里红着脸走了出来:“那个,祝医生,啊,原来你这里还有病人,那我先走了,晚上去我家里吃饭,我得好好谢谢你。

  ”王明秋脸色潮红,衣衫不整,看到祝少杰身边的小姑娘,本来想说话的话似乎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干巴巴的说出一句要请客吃饭,然后就走了。

  祝少杰见两个女人都已经离开了,他开口道:“已经显怀了还不在家里安胎,怎么还出来抛头露面,你婆婆难道还不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儿戏吗?”祝少杰让女孩坐在那里,声音里已经充满了清冷。

  医者父母心,见到那些对自己身体都不爱惜的病人,祝少杰会比他们家人还要生气。

  “我,我是来堕胎的。

  ”听到这句话,祝少杰差点没气死:“堕胎?你才多大?身体还没有成熟,想要堕胎就需要刮宫,以后可能生不了孩子,你知不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还是要堕胎,要不然我会成全村的笑柄的。

  ”祝少杰摇摇头:“你的脸面重要还是你的以后重要,这还用我告诉你吗?而且就算是你想堕胎,也得去大医院堕胎,你来我这里干什么,我又不是孩子他爹。

  ”“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那么多钱,我想让你帮我堕胎!”

看到小麦妈有点出神,夏雪改了话题,“嫂子,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小麦妈收回心思,脸一红,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装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读书多,帮我看看这上面的说明书,这小东西咋用啊?”唐浩东从床下悄悄探出头,看了一眼,那个盒子竟然是小麦委托自己带回来的,只不过,现在,盒子打开了,里面装的东西竟然是——快乐器!老天,小麦怎么给他妈带这东西?难道麦圈叔男性功能丧失了?夏雪看到这东西,大吃一惊,脸上一红,“嫂子,你怎么拿个这东西?被大哥看到了,还不打死你?”小麦妈哼了一声说:“就他那身子骨,还打我?被苟家兄弟这一顿爆揍,至少要躺半个月才能缓过来啊。

  说明书上说这东西是自动的,可我咋不会使用呢?”夏雪接过来看了看,扑哧一笑,“嫂子,这里需要填装电池才行哦。

  这不是有开关吗?装上电池,就可以用了。

  ”小麦妈走后,唐浩东从床下钻出来,跟夏雪又说了会儿话,也告辞了。

  从夏雪家里出来,想起麦圈挨揍了,就过来看看他的伤势怎样了。

  麦圈受了伤,浑身骨头散了架,青肿部位不下十几处,虽然涂了药,但是浑身疼的下不了床。

  麦圈听到有人敲门(两根一起插进去),就朝另个房间喊道:“琴,有人敲门。

  ”小麦妈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关键时候,没有听到麦圈的说话声,所以没有回答。

  麦圈骂道:“你这败家娘们,弄个假东西,自己捅得这么带劲啊?有人来敲门,没听见啊?”麦圈猜到,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尝试女儿买的那假东西去了。

  心中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这几年自己身体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须解决生理问题。

  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样也好,免得她红杏出墙,给自己带了绿帽子。

  这一次,小麦妈终于听见了,答应了一声,赶紧下床来开院门。

  她以为,可能是夏雪抱着孩子过来了。

  谁料开门后,发现居然是唐浩东。

  “东子,是你?”小麦妈感到有点意外。

  唐浩东说:“是啊。

  麦婶。

  麦叔不是受伤了吗,我过来看看他。

  ”“那快进来吧。

  ”小麦妈领着唐浩东来到屋里,麦圈现在对唐浩东态度比以前好多了,“东子,是你啊。

  快坐。

  吃饭没有?”唐浩东说:“麦圈叔伤势怎样?”麦圈说:“全是外伤,医生给擦了药,让我躺着休息。

  只是,这浑身疼啊。

  ”麦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东子,听说今天下午你把那俩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麦圈叔,咱们是邻居,以后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我说。

  我打他个满地找牙。

  ”唐浩东说道。

  麦圈欣慰地笑笑,说了一会儿话,因为伤痛,麦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麦妈就让唐浩东来到自己那屋,“东子,你这次回来,就不回部队了吧?是不是打算翻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啊?”唐浩东淡淡一笑,说:“麦婶,我暂时还没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盖房子还是结婚生子,都离不开钱。

  我现在还没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们村药材运输承包下来。

  攒点钱再说吧。

  ”小麦妈赞成说:“这个想法不错,多挣点钱,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们小麦做邻居。

  ”唐浩东又问:“麦婶,小麦和米自强结婚都两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见小麦抱孩子?”小麦妈说:“他们小两口,都挺有上进心,打算多攒点钱,先把买房子的贷款还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东又说:“我听小麦说,她现在是公司技术科的副科长,待遇挺不错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们二老接到城里,你们帮着带孩子,他们继续创业。

  以后,积累了经验和资金,还可以自己当老板的。

  ”小麦妈见唐浩东一直关注,打听小麦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还惦记着小麦,轻叹一声说:“东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欢我家小麦,自强虽然说也很不错,但是跟你比起来,婶我更喜欢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的。

  小麦在城里认识的女孩子多,我让他帮你好好物色一个。

  你年纪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们这些老街坊都要尽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东从小麦家出来,又来到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饭。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饿啊。

  ”唐浩东凑过来,提鼻子在田蕊身上闻来闻去。

  “你……肚子饿了,闻我干什么?再说,今天我也没说请你吃饭啊。

  ”田蕊娇嗔道。

  确实,这几天,唐浩东从来没有接到过田蕊的约请,每次都是他自己要来的。

  他厚着脸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这么多菜,你一个人吃不掉岂不是浪费?”田蕊却说:“谁说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着吃。

  ”唐浩东又说:“嫂子,咱们马上就去香江了,这些菜岂不是浪费了?”唐浩东今天下午已经跟田蕊说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芦山药材运输,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个办事处,让田蕊常驻那里,给自己负责账目。

  田蕊当时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谁答应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儿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说。

  唐浩东急忙说:“好嫂子,你可是答应我的。

  你要是不去帮忙,我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忙得过来啊?”“这个事,我还得再想想。

  ”田蕊说着,将弄好的几样炒菜摆上桌。

  唐浩东自己拿了筷子,打开酒瓶子,也不把自己当外人,坐下就连吃带喝起来。

  期间,田蕊的电话响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电话,询问姐姐现在有没有对象,自己认识一个条件很不错的成功人士,想给姐姐介绍一下。

  田蕊说:“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两个人又闲聊了几句,田蕊挂了电话,唐浩东对她说:“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对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着你,你要谈恋爱,也只能跟我谈。

  ”田蕊骂道:“你这坏小子,真不要脸,我比你大好几岁,真要是嫁给你,还不让人笑话死?”唐浩东摇摇头说:“你要嫁人只能嫁给我,要是不想嫁给我,咱俩就这样耗着。

  一直耗到老,等你觉得咱俩年龄差不多合适了,我们俩再办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还是比你大好几岁。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别废话了,赶紧吃饭。

  ”田蕊说道。

  “急啥,时间早着呢。

  ”唐浩东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还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

  ”田蕊说。

  唐浩东摇头,“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过来,还不是你非要我来你家住的吗?”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来,今天不同了。

  你少给我惹事。

  ”唐浩东满不在乎说:“他们管得着我们吗?要是谁敢闲言碎语嚼舌头,我……”“你想干嘛?你还敢发横?”“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运输,我不管了。

  让她们采的药材全都烂在家里。

  ”唐浩东笑眯眯地说。

  “你这坏蛋,你敢!”田蕊举拳欲打。

  唐浩东一缩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离开椅子躲开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东哈哈笑着坐回来,谁料,田蕊小脚轻轻一挑,将他屁股下的椅子踢开了,唐浩东没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着嘴巴就乐。

  唐浩东摇摇头,苦笑说:“好疼。

  ”一抬头,正好可以看到裙内的风光。

  坐在沙发上的田蕊因为高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这坏蛋,蹲个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丝毫没有发现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东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罢休,只见他灵机一动坏点子就冒了出来,忽然站起来,朝田蕊扑过来,口里喊道:“看我怎样报复你。

  ”说罢,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过来。

  田蕊没想到唐浩东要报复自己,担心被他占了便宜,吓得连忙往后仰,这一来,田蕊因为下意识地抬高了双腿,顿时她裙下那成熟风光便完全地展露出来了!“啊!”唐浩东几乎要喊出来了!因为向前冲,他的脸几乎钻进了田蕊的裙子里,扑面而来成熟女性特有的体香,几乎让他窒息,唐浩东开始流鼻血了,不是没见过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东神情僵硬,眼珠子对着自己猛看,田蕊终于发现不对,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夹紧双腿,差点将唐浩东的头夹在了自己的两腿间。

  唐浩东脑门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对唐浩东娇嗔道:“小坏蛋,你看够了没有?”“还没呢……不过,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东坏笑着轻声叫道。

  “活该!”田蕊看着唐浩东那双火辣辣的眼睛,脸上一片滚烫,下意识将目光移开。

  时间仿佛静止,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话可说了,唐浩东忽然张开手臂抱过来。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发出声音,怕被胡同过路的人听到。

  咔嚓,唐浩东居然弄灭了沙发旁边的电灯开关。

  屋里一下黑下来,同时,田蕊上衣的钮扣被解开,田蕊一阵害怕,“浩东,不要!求求你,我们不能这样……”“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给了我吧。

  我可以对天发誓,我会娶了你,老支书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折磨我了。

  ”唐浩东恳求着,用力一拉,嘶啦一声,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内衣的背钩也弄断了,他那火热的身躯山一样压到了她的身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48.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809.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520.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55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32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5543.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3227.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