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嫩 模,新手必看

我独自一人躺在客厅的凉席上,怀念着刚才儿媳妇玉体的温暖,没想到,今天眼看着要进去了,最后还是失败了,儿媳妇始终不愿意跟我,她的爱洞,老汉我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进去一次呢?我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家伙又硬了起来,不知不觉到了后半夜,天气渐渐的凉爽了起来,我缓缓的睡着了。

  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终于和儿媳妇融为一体了,我的黑家伙,在儿媳妇的玉洞内不停的进进出出,儿媳妇抱着我的脖子,满脸幸福的被我征服着……可惜梦终究是梦,总有醒来的时候。

  早上醒来后,我睁开眼睛一看,儿媳妇已经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儿媳妇一直等到很晚才回来,而且,回家后,她就钻进了卧室,在刻意躲着我,后面一连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比以前对我更加疏远了,天刚亮,她就出门,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卧室,几乎不出来,我和儿媳妇之间的距离,直线拉长。

  我连和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儿媳妇这样子对我,让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错,那晚,我不该轻薄她。

  日子还在继续,一连几天的时间过去了,儿媳妇的妹妹李岚突然搬家,李岚是儿子的小姨子,比儿媳妇小五岁,今年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外企做实习生,由于工作搬迁,李岚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儿子在外出差,家里没有什么人,儿媳妇便喊上我,去给她妹妹搬东西。

  我开上了家里的东风面包车,带上了儿媳妇,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王叔好。

  ”第一次见她妹妹,我就被惊艳了,儿媳妇的妹妹和她同样漂亮,她们都是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媳妇的妹妹个头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两条细长的美腿,看起来楚楚动人。

  第一次和我见面,李岚对我微笑着打了一个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惊艳(幼儿益智故事)了,一时间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脸上很脏吗?”李岚不好意思的问道。

  “没,咱们赶紧搬家吧。

  ”害怕被李岚看出来了我的窘迫,我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行,王叔,今天谢谢你了。

  ”李岚是个很懂礼貌的女孩,她对我弯腰鞠了一个躬,她弯腰的瞬间,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岚的玉胸比儿媳妇要小一号,但,同样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顿时一阵心跳加速。

  儿媳妇已经在旁边帮忙收拾东西了,我也跟着收拾了起来。

  女孩子的东西都是比较多的,李岚同样如此,她的衣服,小饰品,毛绒玩具数不胜,整个房间杂乱不堪。

  给她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沙发底下有了新的发现,我意外捡到了一个黑色的丁字裤,蕾丝做成的丁字裤,上面绣满了精致的花纹,在丁字裤的三角地带,有一抹白渍,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异香。

  “啊!”李岚发现我在拿着她的内裤,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声尖叫,赶紧把内裤从我的手里抢了过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李岚俊俏的脸蛋害羞的通红,她把内裤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

  ”我笑了一下,继续低着头,帮忙收拾东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岚的东西都塞进了车内。

  儿媳妇坐在了车后排,李岚坐在副驾驶,我开着车,朝她新租的房子驶去,结果来到了楼下,房东在外面做事,一时半会回不来,我们只好在车内耐心等待。

  天气炎热,坐在车内,不一会儿,就困意来袭,儿媳妇和李岚都不知不觉睡着了。

  车内的温度不断上升,不一会儿的时间,李岚和儿媳妇就香汗淋漓了。

  李岚岔开了两条玉腿,她的小短裙翘了起来,她雪白的蜜臀,清晰可见。

  我坐在驾驶位上,顿时一阵口干舌燥,扭头看了一眼,后排儿媳妇已经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岚对比了起来,她们姐妹俩长得很像,只是因为年龄的原因,儿媳妇显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种女人特有的韵味。

  李岚的美胸要比儿媳妇小一号,屁股也比儿媳妇要小一点点,除此之外,她们姐妹俩真的没太大区别。

  我突然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我好想她们姐妹俩一起给拿下我摸了一下裤裆里已经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阵浮想联翩,能把她们这么漂亮的一对姐妹花给双飞了,我老汉此生无憾!儿媳妇和李岚睡的越来越香,在睡梦中,李岚的娇躯失去平衡,“噗通”一声倒在了我的怀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体,一股异常舒服的柔软,从李岚的玉体上不断传来,没想到儿媳妇妹妹的身子这么软,我心里暗暗惊叹。

  倒在我怀里后,李岚依旧没有苏醒,她们年轻人都喜欢熬夜。

  昨晚,李岚疯玩了大半夜,现在她睡的很香,一时半会根本醒不来。

  我抱着她,不由得胆子慢慢大了起来,我的手悄悄的伸进了她的小短裙内,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岚的蜜臀没有儿媳妇的大,但,手感同样非常的棒。

  因为年轻,她蜜臀上的肌肤更加紧致,摸起来滑滑的,很舒服。

  睡梦中,李岚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为她醒了,吓得赶紧收回了手。

  结果,哼了一声后,李岚仍旧紧闭着双眼,我放心了下来。

  我的手再次伸进了她的裙底,对着她的蜜臀抚摸了起来,不一会儿,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间的缝隙里,她那条小缝,隔着一层薄薄的丁字裤,摸起来软软的,我用手指头在小缝中间轻轻的划动了几下。

  李岚的口中突然发出几声娇喘,睡梦中,她的脸色也变得愈加潮红,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缝中间,继续划动来回划了几下后。

  突然,李岚的玉体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从她的小缝里流了出来,李岚发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这么几下,就受不了。

  我正准备更进一步的时候,突然,李岚的手机响了,吓得我赶紧把手抽了回来。

  “喂,您已经回来了,好的,我马上过去”电话是房东打来的,李岚接通了电话,得知房东已经回来了。

  挂掉电话后,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我的怀里趴着,立刻一阵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响你休息了吧”李岚有些神情慌张的从我怀里坐了起来。

  “没事的,我反正也没有睡午觉的习惯”我憨厚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姐姐,房东回来了”李岚摇醒了后排的儿媳妇。

  我们开始一起帮忙搬东西了,李岚租的房子在6楼,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楼,根本没有电梯,我们帮她搬完东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请你们吃饭吧!”一直忙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吃东西,再加上搬家这么累,李岚主动请我们吃饭。

  “妹妹,咱们去哪儿吃饭呢?”儿媳妇笑着问道。

  “去红磨坊吧,请你们吃西餐”李岚想了一下道。

  “哪儿太贵了吧!”红磨坊吃一顿饭随随便便几百块,儿媳妇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请你和王叔吃一次饭,我不能小气了啊!”李岚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个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儿媳妇准备先洗个澡,再去吃饭。

  “我也去!”儿媳妇钻进浴室后,李岚也跟了进去。

  “臭丫头,你跟进来干嘛啊,这里面只有一个喷头!”浴室门很快紧紧的关上了,里面传来了儿媳妇埋怨的声音。

  “怕什么啊,咱们从小到大不都是用一个喷头洗澡吗?”李岚不以为然的说着。

  “真是拿你没办法”儿媳妇叹了一口气。

  接着,浴室内就传出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还伴随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浴室是老式玻璃门,隔着玻璃门,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儿媳妇和李岚两个玉体的轮廓。

  儿媳妇和李岚都是人间极品,她们的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上身的两对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让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变大了”浴室内,李岚突然发现,儿媳妇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头,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儿媳妇顿时生气了。

  她嬉笑着,朝李岚的咯吱窝挠了过去。

  “哎呀,姐姐,痒死了,不要啊”“臭丫头,看你还敢不敢摸我”“姐姐,谁让你的胸变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还不行啊”浴室内,儿媳妇和李岚不停的嬉闹。

  老汉我在门外家伙都变硬了。

  隔着玻璃门,看着她们若隐若现的玉体,我浮想联翩。

  我很想冲进去,把这里面的两尊美玉全都给享受了。

  犹豫许久,我还是忍住了。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最后,裤子都快撑爆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链给拉开了,硕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来。

  黑家伙吐着芯子,对着浴室内的两个玉体,兴奋的左摇右晃,连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我捏着黑家伙,正在发愁该怎么让它冷静下来的时候,意外在阳台上发现了儿媳妇和李岚脱下来的内衣。

  洗澡之前,她们把衣服丢在了阳台上。

  我如获至宝,拿起来了她们的内衣,找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把她们的内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轻轻晃动了起来。

  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同时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时得到了她们两姐妹的玉体一样,内心兴奋无比,我轻轻的用她们柔软的内衣摩擦了起来。

  几分钟后,在一阵阵炙热的冲击中,我终于喷发了出来,儿媳妇的内衣和李岚的内衣都被喷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们的娇躯上一样。

  得到满足后,害怕被发现了,我干净用纸巾擦了一下。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着那里把玩,把这个性感尤物压在身下,那绝对舒爽上天。

  不过,我只能想想,而陈进这个家伙却可以把我的想法实现做成事实。

  他扑在赵兰儿的身上乱啃,动作力度很大,赵兰儿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红,结果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他刚将裤子脱掉,就没了动静,很显然,他已经完事了。

  “你……你又完了?”赵兰儿失望地问道,她还在喘息,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更加性感,似乎这一次也来了感觉,她是正常的年轻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是太激动了,我……算了,不弄了,睡觉!”陈进垂头丧气,感觉特别丢人,说完都不敢看赵兰儿,独自回了房间,很快里面就发出了熟睡的鼾声。

  “哎……”赵兰儿叹息了一声,只能无奈接受这个结果,什么也没穿,慢慢走去了浴室洗澡。

  我没喝醉,但酒的确有些上头,让我变得更冲动,听到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坐在沙发上,心中的一团火焰,越烧越旺……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的门口。

  让我惊喜的是,赵兰儿似乎觉得房间里两个男人都已经睡死了,所以大意之下,并没有锁门,留有一道缝隙。

  我心中激动,忙不迭的就趴在门缝上。

  只见雾气之中,一个雪白高挑的身子,站立其中,那曲线玲珑,没一丝赘肉,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水雾缭绕,更是给赵兰儿的身子增添了一份神秘和诱惑。

  我的脑袋一热,再也忍不住了,在酒意的驱使之下,冲动的直接闯了进去。

  赵兰儿此时正在洗头,大量的泡沫令她睁不开眼睛,听到门口的动静,还以为是陈进,所以没多大反应的说道:“你又这样,进来也不知道敲门!。

  ”听她的口气,似乎以前陈进也干过这样的事?。

  不过,这时候的我已经顾不得嫉妒了,看着赵兰儿白花花的身子直咽口水,没怎么犹豫的就把她拉进怀里。

  赵兰儿惊叫一声,语气有些不满,“你干嘛呀,我洗澡呢!”我没敢搭话,生怕她发现我并不是陈进,但又控制不住内心那股躁动,双手开始在赵兰儿身上游走。

  刚一摸上,一股难以言喻的绝妙手感便传递过来,软软的特别饱满,让我情不自禁的捏了两下。

  赵兰儿鼻间发出一声娇哼,依旧没有睁开眼,自顾自的继续洗头。

  我强忍内心的激动,轻柔的抚摸这具梦寐以求的躯体,那儿更是起其了反应,直戳戳的顶了上去……在了女人的翘臀上面。

  赵兰儿察觉到后,背对着半倚在我身上,小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你今天倒是精神……咦,老公,你怎么变大了?”她这一抓,我险些舒服的叫出声来,拼命忍着,可听到她后半句话,我心中‘咯噔’一下。

  陈进和我尺寸大小的差异,让她察觉到了有些不对,用水冲洗眼睛,看清搂着她的人竟然是我,赵兰儿瞳孔猛然放大,一声尖叫就要出口。

  我当然不敢让她喊出来,陈进就在房间里睡觉呢,要是被他发现,那事情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情急之下,我大嘴覆盖住赵兰儿粉嫩的红唇红唇,把她的话全都堵在嗓子眼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的心脏砰砰砰的拼命跳动,嘴唇却变得僵硬。

  赵兰儿的嘴唇简直妙不可言柔软,她呼出的热气似乎还带着甜甜的清香,令人迷醉。

  一开始赵兰儿还在挣扎,但被死死箍住身子,动弹不得,后来在我的挑逗下,她敏感久旷的身体便有了反应,皮肤慢慢转变成粉色,这是动情的表现。

  直到我把手探到她那里一阵拨弄后,她彻底放弃抵抗,情欲战胜理智,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我怀里,任由我轻薄索取。

  我浑身血液沸腾起来,非常确定赵兰儿渴望男人来满足她身体的空虚,所以干脆解开裤腰带卖力加大攻势……。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我的动作下,赵兰儿竟然开始主动迎合起了我,甚至微微往前挺了挺身子,接收到这个信号,我整个人都开始亢奋起来。

  “兰儿,我来了,马上满足你……”我喘着粗气说着,裤腰带已经被我完全解了下来,露出自己的家伙式,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将赵兰儿这个性感尤物纳入麾下。

  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客厅突然传来陈进嘶哑的声音:“老婆,水……水……”就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我这最后的动作,包括赵兰儿,此刻她的神色中也悄然露出一丝清明,赶紧将我推开,然后整理一下衣服,跑出了卫生间。

  等我走出去的时候,赵兰儿已经拿了一个纸杯接了一点水,把陈进扶起来,往他嘴里倒着。

  在喝完水后,陈进重新睡下,没过多久还发出了满足的鼾声。

  “郑峰,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房间休息吧。

  ”大概是因为我之前那些大胆的举动,导致赵兰儿对我的印象降到了谷底,现在的她语气还挺冰冷的。

  只不过,在和我说话的时候,她面色明显有些红润,我自己也觉得挺尴尬的,当下也不好多说,只能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赵兰儿异常主动,她趴在我身上,慢慢将我揉进她的温柔里,而我,也得以进入,将自己多年积蓄,狠狠释放了出来……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的裤头也湿漉漉的,(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赶紧跑进卫生间换掉。

  刚放下手中的内裤,我便发现了角落中有一个白色蕾丝内裤,还打着蝴蝶结。

  这一定是赵兰儿的内裤。

  我随手拿起,发现内裤上竟然还有水渍……放在鼻子底下仔细的嗅了嗅,是一股女人少女身上特有的体香。

  我拿着赵兰儿的内裤不断摸索着,内心邪火乱窜,回想起昨天的情景。

  那儿下边的弟弟又不听使唤了,膨胀的马上要爆裂了。

  这时候,赵兰儿走了进来,我急忙扔掉了手中的内裤。

  赵兰儿见我在卫生间里后,想起了昨天的窘况,脸色有些绯红,想要转身离开。

  而我看着赵兰儿浑圆的臀部,联想着晚上的美梦,身体的血液瞬间沸腾。

  这一刻,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心头开始火热起来,脑海中也不由浮现出那种画面……我上去一把抱住了赵兰儿,赵兰儿惊叫了一声。

  

  夜幕降临,暴雨如注,她还没回来,被路灯打照的泊油路上,连个人影也没有。

  时间慢慢将等待变成煎熬,这么晚了,她一个人怎么应付那个老男人。

  想到这,我心如火烧,有几分不知所措,而此时,她的手机已呈关机状态……  公司的产品这阵子销量直线下滑,为了提高产品质量,导致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

  为了生存,我决定让老吴入股,可在股份上,我和他有点分歧。

  他狮子大开口,想借此机会占用五成股份,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江山,岂有拱手让人的道理。

  见我一筹莫展,她央求一试,她扬着脖子,有那么一点点骄傲的样子,说:我们女人谈生意,说不定马到成功。

  她嫁给我时,我还是一个穷小子,当年和我一起创业,没少受苦。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让她衣食无忧了,却不想如今还要她帮我谈判。

    一夜无眠,天灰蒙蒙亮的时候,我便出了门,去寻她。

  她的电话大约是在上午十点左右开机的,发来短信,只有两字:搞定。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心里一阵狂喜,只是转念有些疑惑,她是怎么让那个一毛不拔小气吧啦的男人同意接受三成股份的?回到家,她已睡了。

  老吴的资金犹如雪中送炭,拯救了我的公司。

  不出两月,公司财政稳定了下来,很快,产品受到了市场的肯定。

  随着产品受到市场的肯定,她和老吴之间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若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至今我都无法相信她背叛了我。

    那天从外地出差回来,去茶水吧打水的时候,撞见老吴那只肥厚的手,朝着她的臀部一拍,那声音清脆得令我心惊肉跳。

    她扭捏了几下,想绕开他的手,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那一刻我感觉她像一个瓷娃娃,随时都可能会碎在他那张钳子一般的手里。

  他旁若无人一般,朝着她的胸又是盈盈一握。

  她的脸,面若桃色,声音酥软:死鬼,别这样,在公司让人看见可不好。

    他有几分不舍的松了手,打了一杯咖啡,凑到她耳边说道:晚上八点,老地方见,睡都睡了,还害什么羞呀。

  声音虽小,却字字入了我的耳朵。

  那一刻,我才清清楚楚的明白,原来他们早已做了苟且之事。

  老吴转身就撞见我在身后,顿时脸就黑了,端着一杯咖啡,灰溜溜的进了办公室。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我将她拖进我的办公室,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低吼道:你自己解释。

  她看了我一眼,良久才说道:我跟他没什么的,就那次下雨天和他谈判,他说要让点利益给他,为了咱们的公司,我就从来他了……我没想到他会一直骚扰我,我怕你发现,又怕别人看见,所以只好跟他周旋……  周旋?用我对你的爱和他周旋?为了咱们公司?我苦笑着反问道,心里的愤怒陡然窜到头顶,我指着她呵斥说道:也就我,傻蛋!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整天傻愣傻愣的地(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帮人家挣钱!她明媚的眸子,被眼泪淹没,悔不当初,泣不成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对不起。

    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她,我的心又软得一塌糊涂。

  当时是我允许她替我去谈判的,她怎会敌得过那只老狐狸,我早该想到会有这番遭遇,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妻和生意伙伴偷情说是让利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1320.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997.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777.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292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23.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2608.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2656.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c.aspx?63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