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台灣 無碼 a 片,新手必看

刘玉婷有些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阵火大,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哼,你一定是装的,一定是知道这里是女生寝室,你要是敢乱来那就完蛋了。

  刘玉婷找到了理由,对于刘子洋的坏印象又认定了几分。

  刘子洋出了女生寝室之后,寻到一个高年级的男生问了自己的寝室位置,那里与刘玉婷的寝室就隔了一个操场,不过这操场还真是够大,除了标准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边还有两个小型的足球场,另外一边还有不下二十个篮球场。

  “这就是大学,真是太爽了。

  ”刘子洋喜欢运动,最喜欢的就是打篮球,看着篮球场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当的满意。

  绕过了操场,刘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楼,而他的寝室也在三楼,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间,与刘玉婷的一样,还真是挺巧的。

  门上贴着名单,一共四个人,刘子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也是没有人在,离开学还有五天,别人来的没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杂乱,地面上烟头和废纸遍布,床铺上也是乱七八糟的。

  回头把房门关上,刘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闭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连画了几下。

  一个小旋风突然凭空出现,而且诡异的在整个屋子里面转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这股小旋风聚集到了一起,杂乱的屋子也变得异常的整洁了起来。

  这自然是刘子洋搞出来的,刘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个奇人,学了一个很厉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阵,现在他的能力还很弱,只能布几种简单的摆放,这种聚风阵就是他现在会的阵法之一。

  而他不怕热,那也是一种阵法,不过那种阵法却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装了一台空调,冬明夏凉。

  把垃圾扫到了门外的走廊里,刘子洋挑了左边的下铺,对于他来说,上铺和下傅都是没有什么区别,回头别的室友来了,那时候大家再调整也不迟。

  刘子洋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些换洗的衣服,一双拖鞋,两双运动鞋,另外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了。

  这电脑虽然只是普通的国产货,价钱也才两千多块,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学,家里也不会给他买的。

  寝室里面除了左右两个上下铺之外,另外还有四个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书架,下面则是两个箱子,上面有锁扣,但却是没有锁。

  生活用品刘子洋还是缺了不少的,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买,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从来不用管,现在就像是他自己过小日子一样,什么都要他自己去买了。

  锁上了房门,刘子洋背着笔记本出了寝室,自己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放到寝室里面要让人偷了,那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刚才他进学校的时候,就在女生寝室楼附近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超市,这时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买了一个暖水瓶,买了一个玻璃茶杯,另外还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贵。

  ”走出了超市,刘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东西明显比家乡那里的贵了不少。

  出了超市,刘子洋发现从女生寝室之间的一条小路,从小路走过,然后穿过操场就可以回寝室了,可比绕操场近了不少,刘子洋就顺着那小路向寝室走去。

  每一所大学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寝室的窗户,跑过女生寝室楼下,几乎每一个男生都会偷偷的往上瞄几眼,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错的风景。

  偶尔能从开着的窗户里看到里面走动的女生,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别样的风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晒的衣服内衣什么的,这都能给男生们无限的遐想。

  刘子洋看的很过瘾,看的很投入,对于一个小处男来说,女生寝室那绝对是一个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机会,她真的想去女生寝室一观真正的风光。

  刘子洋实在是太专注了,而且还专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却是忽略了身边的美妙风景,(儿童智力故事)一直仰头看着女寝室那边,却连迎面走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没有看到。

  过来的这个女孩叫苏小彤,离着很远就看到刘子洋在那里仰头看女生寝室,对于这样的男生,苏小彤一向是相当的鄙视,而且苏小彤还是那种嫉恶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脚把这样的男生当场踢死。

  苏小彤的疾恶如仇不但是体现在对刘子洋的鄙视上,此时一个东西更是让她的个性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一条黑乎乎的毛毛虫竟然就在路上爬过,那一身长长的毛不但让人看着恶心,而且还是让人不敢乱动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会怕虫子,反应大多是一声尖叫,然后就是躲得远远的,但是苏小彤的反应却与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样害怕,也一样扯着嗓子大声“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东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虫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东西,竟然敢来吓她,那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啪!”一声脆响,碎玻璃四溅,但那丑陋的毛毛虫还依然悠哉游哉的爬着。

  “你这个死毛毛虫,竟然还不死。

  ”苏小彤怒吼了一声,顺手又抓起了一件东西,毫不犹豫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砸向了那只毛毛虫。

  “啪!”又是一声脆响,那只本来很快就要脱去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丽蝴蝶的可怜毛毛虫,与一只玻璃杯,一个暖水瓶一样粉身碎骨。

  “哼哼,讨厌的毛毛虫,竟然挡本小姐的路。

  ”苏小彤这时很牛X的甩了一下头,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一样,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

  刘子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生也是太牛X了,对一只可怜的毛毛虫下这样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虫的两个杯子是他的,还是刚刚买的,这位女生给摔了之后,竟然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说,还对着刘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刘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样。

  “喂喂!”刘子洋一下箭步冲了过去,拦住了苏小彤,不过当直面苏小彤,看到苏小彤的相貌之时,他不由眼睛一亮。

  苏小彤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这个学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虽然不是特别的高挑,但是身材却是特别的匀称,圆圆的脸蛋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灵活,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之下,更显的即漂亮,又充满了灵气,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讨人喜欢,从长相上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一个美女。

  不过此时苏小彤的眼睛里,却是带着不屑和煞气,冷冷的看着刘子洋,道:“干什么?”“我……”刘子洋被苏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问我要干什么?”苏小彤冷哼出声,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没事龌龊的就想偷看女生寝室,看到美女,就想过来搭讪,告诉你,本小姐没心情搭理你,赶紧该干吗干吗去。

  ”不屑的连看也不看刘子洋一眼,手一摆,竟然就想从刘子洋身边走过去。

  刘子洋差点一头栽倒,长这么大,他女同学也不少,可是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条的美女,这都什么人啊,把别人的两个杯子摔了,竟然连一声道歉也不说,还反过来对他一通数落,连忙又抢上一步拦住了苏小彤。

  “你还想干什么?”苏小彤恶狠狠的看着刘子洋。

  “你难道没感觉到你刚才砸虫子的时候摔了东西吗?”刘子洋比苏小彤高了多半个头,这时候居高临下,即是可气,又是好笑的瞪着苏小彤。

  “关你什么事?”苏小彤没好气的回了刘子洋一句,但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那个毛毛虫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刘子洋空空的双手,“嘿嘿……这个……”苏小彤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尴尬,正想道歉,但却是发现刘子洋的目光正贼兮兮的往她的衣领里面看,那点歉疚之意顿时化为乌有,眼睛一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道:“好看吗?”“好看!”“什么颜色的?”“粉色的。

  ”苏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着脚喝道:“你这个臭无赖,在这里偷看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摔你两个杯子你还叽叽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样?”刘子洋本来占理的,但是刚才无意中看到苏小彤领口里面的风光,顿时有些失神,这时却让苏小彤占了理,知道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过苏小彤这种机关枪一般的数落,还是让刘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还看?”苏小彤一掐腰,要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刘子洋。

  “本来想看的,不过充其量就是一个A,实在没兴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让刘子洋如此侮辱,苏小彤顿时瞪着眼睛吼了起来。

  刘子洋更是一脸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还说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绵吧。

  ”“你还想摸?”苏小彤更气了,一挺胸脯,恶狠狠的喝道:“来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没卵子的娘们。

  ”平时苏小彤这样气势汹汹,男生肯定会被吓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刘子洋。

  就当她往刘子洋的面前走了刚刚一步的时候,刘子洋这个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双罪恶的爪子,恶狠狠的,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苏小彤的两边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还不待苏小彤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间就已经是跑出了十多米远。

  “不用谢我,下次再想让人摸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啊,这次不收费,下次给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气死人的话,刘子洋就不见了踪影。

  “啊!”这一声惨叫声,是苏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来的,自己这里可还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现在竟然就让一个无耻的家伙给摸了,而且……苏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连吸了几口气,还抓的这么痛啊!刘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寝室里,心里这叫一个得意,这叫一个爽,他本来不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但是刚才苏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或者说刘子洋本就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只不过让高中以前的压力把他的那种调皮完全压抑住了,这时候没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种调皮就再一次的体现了出来。

  “反正是你让我摸的,又不怪我。

  ”刘子洋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脸上满是荡漾的笑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样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还是胸部软啊。

  ”刘子洋对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废话,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软,那就不是屁股了。

  苏小彤这时刚刚走进寝室,就连打了几个喷嚏,同舍的室友李玲玲对着苏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这又是哪个帅哥在念叨你呢。

  ”苏小彤气呼呼的坐到了床铺上,抓起了自己的一个熊布绒娃娃,狠狠的打了几下,然后就扑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着床铺,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别让我再逮着你,要不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李玲玲还从来没有看到苏小彤这样,吓了一大跳,迅速的过来坐到了她的床边,拍着苏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这是怎么了,快跟我说说。

  ”“啊啊!”苏小彤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了两声,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有一个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张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会吧,你的胸我还没摸过呢,我真是亏大了,快点告诉我,是谁,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谁,所以才气的要发疯呢。

  ”李玲玲这时疑惑的看着苏小彤,道:“小彤,你这是遇到色狼了?”“对,就是色狼,一个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袭了你的胸,然后就放过你了?”“废话,在学校里面的小路上,他还敢把我怎么样?”“在学校里,竟然是咱们学校里面的学生。

  ”李玲玲这下子才真是极为惊讶,学校里面追求苏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说敢这么大胆直接袭胸的,那还真是没有,毕竟这样的事情要是让学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开除了,那与追求女生就是两码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

  ”李玲玲感觉这其中好像有些隐情,顿时追问了起来。

  

她犹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发作,才咬着牙哼道:“行,不过你得先去旁边的模具那儿,演示一遍给我看。

  ”嘿,终于上钩了。

  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推拿绝活儿,保你终生难忘!不过为了演的更完美,我还是故作尴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儿,我看不见啊。

  ”“哦哦,我领你过去。

  ”她这才坚持着站起身子,拉着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间。

  这间屋子光线非常暗,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边角落还放着几套按摩椅之类的物件。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计是给特殊客户准备的吧。

  随后她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硅胶假人,跟真人几乎一比一的比例,就连三围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摆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着我的手,摸上了假人的胸。

  “你手脚轻着点儿啊,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嘱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也没含糊,装模作样的摸准了假人双肩和胸口范围后,才开始动手。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须得装出个瞎子的模样。

  不过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围饱满而富有弹性,我缓了缓神才压下欲火,规规矩矩的找准穴位,逐一按摩。

  这套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师父的拿手绝活,传说那老东西就是靠这手,玩了不知多少个女人。

  成姐在旁边看着我,见我一副认真且熟练的样子,才及时的制止了我:“好了,我暂且相信你,不过等会儿你可不要乱摸。

  ”说完,她就开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剧,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时却又迟疑起来。

  但我可受不了了。

  这女人身材太劲爆了。

  虽然有蕾丝文胸兜着,但那两只大木瓜似的,大半还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为堵奶的缘故,数条青筋透了出来。

  腰有点粗,但粗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让人忍不住想伸过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点。

  圆鼓鼓的两瓣肥臀,圆润光滑且饱满,肉嘟嘟的,却又肥而不腻,而更惹眼的是,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

  这……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卧槽,果然闷骚。

  看着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我差点儿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秀娥的美艳姿色,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

  为了不失态,我赶紧收敛色心,淡淡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成医生。

  ”“好吧,你来吧。

  ”她叹了口气,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这场面叫什么来着?对了,玉体横陈!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还愣啥,赶紧的。

  ”她不耐烦的催促道。

  “马上马上。

  ”我点点头,随即把手伸了过去。

  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成医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请不要乱动。

  ”“哦,我知道了。

  ”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还是紧张所致。

  不急,摸着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见她没啥反应,才继续下行。

  或许是因为涨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手指的下压,颤悠悠的抖了起来。

  真美,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点干,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

  成姐皱眉哼了声,随后又展开,脸色好了很多。

  见效了。

  手指继续下行,触碰到了蕾丝边缘,我故意顿了顿,“咦,咋还穿着文胸呢,成医生,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

  ”说着,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果然,她身子猛地颤了下,嘶的哼了出声,又觉得尴尬,赶紧捂上了嘴。

  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我心说效果不赖嘛。

  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才刚开始,这女人就有了反应,嘿,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

  见她还在犹豫,我趁热打铁:“成医生,您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好啦好啦,我脱还不行嘛。

  ”她似乎也放开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

  当背带解开的瞬间,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噗啦一下抖了出来,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这场景,顿时让我来了反应(办公室爱爱)。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经晚了。

  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逃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兵行险着,就势把腰往前一挺,继续搭在了她身上。

  “你……”她咬起了嘴唇,两手护在胸前,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

  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咋了成医生,感觉哪儿不对嘛?”“没,没,继续吧。

  ”她终于放下了戒心,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

  这就开始主动了?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

  随着弯腰动作,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两手则完全摊开,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

  “嗯……”成姐终于压抑不住,而且随着嘴里轻哼,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奶水也开始往外渗,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

  

房间里面空荡荡的,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洗了个澡,我就收拾东西,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不走也得走。

  结果,就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门忽然开了,接着婷姐和陈泽华走了进来。

  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身体笔直,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

  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看到我就露出笑容,说:“叶飞,我是为昨天的事情,专程来给你道(教室被老师当着同学面摸出水)歉的。

  不瞒你说,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谁说都不听,长大还这样,我们都很头疼。

  昨晚你走后,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肯定不敢再乱来了。

  ”陈泽华事业有成,为人处事方面,也足够圆滑通达,我就是心里有气,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

  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踏入社会,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别人看重的,只是你有没有钱,有没有背景,如果没有,即便你被别人打死,也没有人可怜你。

  这,就是现实社会。

  我说陈总,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哪能让你赔礼道歉,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太不好意思了。

  陈泽华将东西放下来,笑着说:“叶飞,你虽然比刘军年轻几岁,可你比他懂事多了。

  只要你心里不记恨他就好,我麻烦不麻烦,都是次要的。

  ”说到这,陈泽华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又问:“你这是?”这时,婷姐也凝眉看着我。

  我说:“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我想换个环境。

  陈总,那你们聊,我就先走了。

  ”然后拖着箱子就往出走,婷姐想说什么,可话到嘴边,又没影了。

  “叶飞,等等。

  ”陈泽华忽然叫住我,“看来你心里还记恨昨晚的事情呀,这也不能怪你,换做是我,我也过不去这道坎。

  叶飞,其实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夜宴酒吧ktv部还缺个领班,虽然是个小职位,但却少不了,我想来想去,决定让你当这个领班,你看可以吗?”让我当领班?我愣了下,淡笑道:“陈总,这算对我的补偿吗?”陈泽华愣住了,显然没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破,几秒后,笑着点头说:“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比较看中你这孩子,年轻人嘛,就应该多给点机会。

  叶飞,你不会不答应吧?”我沉吟不语,目光滑过婷姐的脸,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复杂味道的眼睛,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下,有一丝隐隐作痛。

  我说:“陈总,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拒绝呢,我在这里先谢过陈总了。

  ”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再者我想看看,婷姐和陈泽华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所以我答应了,至于面子什么的,对一个没钱活下去的人来说,重要吗?陈泽华点头说:“好,这样最好不过。

  那你先休息几天,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去上班。

  ”我说不用了,今晚我就去。

  后来我依然拖着箱子走了,自己找了一间便宜的房子。

  下午六点多,我去了夜宴酒吧,夏莉莉召集所有服务生,当众宣布了我当领班的消息。

  末了等服务生散尽后,夏莉莉笑着看着我说:“二十岁就当上领班,前途似锦呀,咯咯。

  ”夏莉莉穿着黑色的短裙装,美腿穿着肉色丝袜,打眼一看就像没穿似的。

  臀部微微上翘,丰满中不失弹性,腰肢纤细,胸部又特别饱满,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

  说话间,她笑眯眯地看着我,眼睛好像具有灵魂似的,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赶紧摆手说:“夏经理,您就别调侃我了,以后还望夏经理多多关照才是。

  ”夏莉莉说:“我只不过是陈总手下的一名员工而已,哪有能力关照你呀,不过工作上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交流。

  现在时间还早,要不去喝两杯?”我昨晚喝高了,现在闻到酒味就有些作呕,只好笑着谢过。

  “那行,以后有机会再喝。

  ”说完,夏莉莉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看着她那丰满的身体,我居然有种原始上的冲动。

  晚上八点多,酒吧迎来了客流的高潮期,几乎所有包厢都坐满了。

  不久,一个叫李兵的服务生过来说,有桌客人找我,让我过去一下。

  走进包厢,我才看到是昨晚动手打我的刘军,这家伙怀里搂着一个女人,正是叫莹莹的那个女人。

  除此之外,还有两三个陌生青年,打扮得比较另类,酷似前些年大火的非主流。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睁,看到是刘军找我,气就不打一处来,说:“几位,有什么吩咐?”刘军扔掉烟头,一巴掌拍在莹莹的屁股上,说:“去,给飞哥道歉。

  ”听到这话,我诧异地皱了皱眉,给我道歉,这个刘军到底想干什么?莹莹扭扭捏捏地走过来,看着我说:“飞哥,昨晚是我错怪你了,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莹莹化着淡妆,穿着吊带和短裤,将火辣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面无表情地说:“用不着,只要以后别再给我找麻烦,我就烧高香了。

  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说着,我就准备走。

  哪想到,莹莹忽然抓住我一只手,歉意的说:“飞哥,你得陪我喝杯酒,不然就说明你还记恨我。

  ”刘军也站了起来,给那两三个社会青年介绍说,这位就是我跟你们提起的叶飞兄弟,以后但凡叶飞有什么麻烦,哥几个都得想尽一切办法帮忙。

  刘军的话,让我更加迷糊了,这家伙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叶飞,你就坐下来,陪哥几个喝几杯吧,我觉得你这人不错,没准咱以后还能成为好兄弟。

  ”说话间,刘军就过来拉我,还说如果领导怪罪我喝酒,就说是他刘军的意思。

  我推辞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喝了几杯,末了莹莹点了首歌唱起来,我忍不住问刘军,是不是陈泽华让他来给我道歉的,刘军冲我一笑,说道:“舅舅倒是说过,不过我来找你也不全是因为我舅。

  叶飞,昨晚和我老舅一起的那个漂亮女人,是你姐?”

这天夜里,小少妇孟婉晴难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边的老公。

  三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空虚至极。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阵火热,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说完,她用丰腴的身子蹭着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丝毫没有反应。

  孟婉晴失望至极。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拨开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气呼呼的翻过身子,内心十分不满,一直压抑心底的苦闷。

  她已经许久没得到满足,内心极度渴望,渴望被填满,肆意冲撞……最后,忍不住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满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窝在床上看电影。

  可突然发现家里无线网竟坏了,没办法,只好打客服电话。

  下午,预约的修理工敲响了门。

  孟婉晴穿着睡衣,赶紧过去开门。

  打开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这个修理工竟然是一个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篮球运动员一样,穿着大裤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块,让人看的心惊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华莱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惊,这黑人修理工中文讲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没好细问。

  “对,是我,请进。

  ”说完,侧身一让,余光正好扫在了他的下方,裤衩有点紧,那儿有点恐怖。

  孟婉晴俏脸一红。

  华莱士是一名留学生,在大学勤工俭学,兼职做宽带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见孟婉晴时,他就被这个美艳的少妇给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着。

  孟婉晴低头,注意到自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真丝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风景。

  而这个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却盯着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赶紧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胸口。

  华莱士还在盯着看,目光火热,还咽了口口水。

  “宽带路由器在卧室里面,我带你去看。

  ”孟婉晴羞红着脸,说道。

  华莱士点了点头,便跟随进了卧室,然后一番检修。

  “这个坏了有多长时间呢?”“估摸也就一两天的时间吧。

  ”孟婉晴答道。

  华莱士扯了几根网线,拿着工具检测了几下,低着认真干活儿。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气。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单独跟一个黑人在卧室里面,孤男寡女两个人,好尴尬啊……“方便把旁边那个螺丝刀给我吗?”华莱士问道。

  “嗯,行。

  ”孟婉晴点了点头,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一个,“是这个吗?”“对。

  ”孟婉晴拿起,就朝着他走过去,想递送给她,可一不留神,脚被一根网线给绊住,身子猛然一倾,不巧,正好扑倒在他的怀里。

  上方,正好贴在华莱士黑黝厚实的胸膛上,这触感,真好啊……啊……孟婉晴惊呼一声,发现自己倒在华莱士的怀里,俏脸羞的更红润了。

  “对不起啊……”低声说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觉下方一阵温热。

  那儿,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处。

  黑人那儿本来就很恐怖,刚才已经有了反应,现在被孟婉晴这么以刺激,慢慢竟变得更加膨胀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刚准备起来。

  华莱士有点忍不住了,似乎看准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紧了她的小蛮腰。

  “不要乱动。

  ”华莱士有点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点被吓唬住,心底很慌张,“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当然是给你检查检查了,瞧你这里都成这样咯,是不是特别想要了啊?”华莱士是外国人,思想本来就很开放,察觉到了孟婉晴的反应,立马就上头了,不拐弯抹角,直接进入主题。

  孟婉晴有点害怕,绷着紧张的神经。

  被华莱士这么一说,心底也有点犹豫,跟自己丈夫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亲热过了,刚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发泄。

  正想着呢。

  华莱士竟然还在不断的蹭着,意图勾起她的兴致。

  孟婉晴本来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这般刺激哟,没两下,就沦陷了,全身都软了。

  “孟小姐,其实从刚进门,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华莱士揉着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鸣了声。

  “不要急,待会儿让你更爽!”华莱士说完,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进去。

  孟婉晴被他压着,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觉,蔓延全身,她有如触电般的爽。

  看着压着自己的男人,是个陌生男子,还是个黑人,这样的感觉如同偷吃一样,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着裤子,看上去依旧极为夸张,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着,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

  这么吓人,自己会受得了吗?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虽然不能满足自己,但是他对自己很照顾,怎么能幻想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觉得特别对不起自己老公,开始本能的抗拒起来。

  “你放手!”孟婉晴手撑着地上,想挣脱开,逃离。

  但是杰福德的身躯实在是太壮硕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怀里跟个小鸟一样,压根就挣脱不开。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裤头。

  撕拉!挣扎下,裤头竟被扯开了!啊!孟婉晴顿时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还跟我装呢。

  ”华莱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热气,温热的气息喷在孟婉晴的俏脸上,“我知道你现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满足不了你吗?那就让我来满足你。

  ”说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裤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复,黑嘴巴直接亲吻了上去。

  呕!一股怪味,又恶心,可怎么又有点舒服。

  唔!一阵激吻后,华莱士脱开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个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虽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体却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来……“我要去了哦。

  ”华莱士露着邪恶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进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老婆,我回家啦,快点来开门呢。

  我手机丢在家里,我回来拿手机。

  ”外面传来丈夫刘波的声音。

  “是我老公回来了!”孟婉晴浑身绷紧,脸色都吓苍白了,这要是被自己老公发现,可咋办哟?自己怎么跟他解释这场面啊?华莱士还没动静,继续蹭着。

  “你听到没啊?我老公回来了,你还不快点起来?”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来,华莱士也只好作罢,停下动作。

  孟婉晴挣脱开,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卧室外,将门打开。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呀?”孟婉晴俏脸涨红,非常心虚。

  “我回来拿手机呢。

  ”刘波说完,听见家里有动静,“家里来人了吗?”孟婉晴故作镇定,点了点头:“家里网线坏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维修工上门,正在检修呢。

  ”“哦。

  ”刘波点了点头,也没再细问。

  夫妻两正聊着,突然华莱士从卧室里面出来,手里提着工具箱,装着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孟女士,无线网我已经给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记得客服反馈的时候,给个好评哦。

  ”为了不让丈夫察觉,孟婉晴装着很客气。

  “嗯,真是辛苦你了。

  ”说完,便送他出门。

  在离开门的一刹那,这个黑人竟然还不知道收敛,竟趁着他丈夫背对的间隙,主动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两把。

  “我还会再来的。

  ”华莱士低声说完,便走了。

  刘波进了家门,就去卧室床头,找到手机。

  而孟婉晴刚才被华莱士刺激,早就心痒难耐了。

  刚才差点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时回来,不然的话还(少儿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释放。

  她悄悄走到刘波身后,从背后一把抱着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着。

  “婉晴,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刘波不温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们已经好久没那个了……”说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着刘波的衬衫边角,探索了进去。

  “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刘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听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实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润了……“不,就现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恳求的同时,竟伸出手脱了刘波的裤子。

  天气有点热,刘波刚从外面回家,浑身都是汗臭味儿,孟婉晴丝毫不在意。

  还没起来,孟婉晴张嘴巴打算……刚一触碰,刘波舒服的长叹一声。

  “老婆,有点脏哦。

  ”“没事儿,我不怕。

  ”孟婉晴娇羞的脸,卖力的在刘波的面前表现着。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刘波终于来了一点感觉,随即夫妻两拥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贴着刘波的胸膛,撒娇:“老公,人家现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现在就来满足你。

  ”说着,身体往前一挺。

  一阵横冲直撞,几乎没啥技巧,可没几分钟,一阵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刚来一点兴致,可没想竟然这么早就结束了,心底特别的失望。

  “怎样,爽不爽?“刘波一阵舒畅后,拍了拍她的屁股,问道。

  孟婉晴怕伤他自尊,点了点头。

  其实结婚这两年,孟婉晴的需求越来越大,但是刘波的能力却一次不如一次,他依旧完全满足不了自己了。

  没一会儿,刘波公司那边就打电话来催了,刘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门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瘫软在沙发上,脑子里竟想起了那个黑人修理工。

  那壮硕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厉害。

  他肯定能满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14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7622.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5949.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16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5086.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553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769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d.aspx?39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