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學生 自慰 自拍,新手必看

嫂子怎么可以在这……而且还被这群男人给排队偷听……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指不定这群男人还真就冲进去把嫂子给……“走开走开……”我嚷嚷着推开门口这些居心不良的男人,并敲响了厕所门,“嫂子,你好了没有。

  ”“好了,嚷嚷什么?”嫂子拉开门,有些不耐烦地看着我。

  但见我满脸愤怒,以及听到我刚才在外面叫他们走开,多少也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于是又有些服软,说:“小俊,嫂子闹肚子了,看把你给急的,走,我们回座位去。

  ”见嫂子笑盈盈的,还拉着我的手,怒气消散了不少,可没走几步,我就听见了后面的那几个中年男人的议论声:“原来是这小子的嫂子啊,艳福真不浅,不知他哥在不在,要是不在,嘿嘿……”听得我是又羞又怒,攥紧拳头就要掉头回去找他们算账。

  “小俊,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当没听见,我们回去。

  ”嫂子紧紧拉着我,不想我惹事。

  我没说话,而是看了眼嫂子,嫂子她真能当做没听见吗?她能做到,可是我不能,躺会铺位,我辗转反侧,全身燥热难耐……“嫂,嫂子,你要喝水吗?”我探出头往上铺看去,只见嫂子一双美腿微微弯曲着,裙摆勉勉强强算是能挡住他那诱人的臀部,可要是站在过道,那肯定能看到嫂子裙摆下的风光,想到这,我又有些生气了,嫂子干嘛不把头朝过道这边?嫂子这样,是很想被男人看吗?就像刚才在厕所,故意弄出那么大的声音让门外的那些老汉都给听到了。

  幸好,卧铺是有帘子的,相当于一个小包间,而我们这个小包间目前又还没有住进其他乘客,只有我和嫂子。

  嫂子没有理我,难道还在为之前的事生我的气?她还好意思生气?被我看就生气,被别人看就开心?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顿然,内心升腾起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嫂子真是那样的女人,那指不定就会在列车上随便找个男的玩一夜情了,现在,社会上得那种性病的人可不少,要是嫂子染上了,那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我哥。

  如果嫂子非要那个,那就让我来满足好了,至少我没有性病,所以我必须得试探试探,嫂子到底是不是那种女人。

  借着给嫂子拿水,我起身下床:“嫂,嫂……”当我完全站起来时,我生怕惊扰了嫂子,因为眼下我面对的正是嫂子那侧躺着的完美身体……“嫂子……嫂子你睡着了吗?”我再次压低声音试探道。

  我压低声音唤了几声,嫂子则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睡着了。

  “不会是真的睡着了吧?”我心中不断嘀咕着,心脏砰砰直跳。

  但仍旧还是不放心,于是我爬上了嫂子的铺位,坐在床边,小声说了句:“嫂子,下面空调对着我吹,太冷了,我,我在你边上睡一觉可以吗?”嫂子还是没有搭理我,看样子真的是睡着了,那既然睡着了,我,我近距离感受一下嫂子应该……应该没事吧?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中,让我突然紧张了起来,更多的则是兴奋,盯着嫂子,我咽了口水,调整好姿势,斜着一点点往嫂子边上侧躺了下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整个人变得极为激动,甚至是都能感觉到心口处传来的‘砰砰’的声音。

  躺好之后,我的手就一点点向嫂子那大馍馍靠近,很快就接触到了嫂子那单薄的衣物,接着,把心一横,鼓足勇气稍微加大了力度,结结实实地,我的手掌覆盖在了嫂子的酥胸上,“这就是嫂子的胸。

  ”我暗自感叹,只是一接,就能感觉到嫂子的胸弹性惊人,甚至我更能想象到嫂子的胸一定还很滑很软……自从看到嫂子的第一眼,我做梦都想摸一把她的胸,这个时候终于实现了,看到嫂子没有反应,我松了一口气,胆子也变得更大了起来,手朝着嫂子的领口伸了进去。

  “哇……嫂子的皮肤果然好滑啊!”顿时,嫂子的嫩滑和柔软充满我整个手掌,下意识我的手掌就跟着打起了太极。

  其实我挺怕的,这动作毕竟有点大,生怕把嫂子弄醒,还好,嫂子在家等我的这几天睡得并不是太好,这一觉睡得可香了。

  不断的触摸着,我觉得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小腹下那也再度产生了强烈的反应,到了这个地步,仅仅只是摸胸已经满足不了我此时的渴望了,我想到了嫂子裙摆下的美好,要是……咽了口口水,依依不舍地抽出摸嫂子胸的那只手,缓缓移动到下面,抓住裙摆,小心翼翼地就把嫂子的裙子给掀了起来。

  “哇……嫂子的这儿真好看。

  ”我微微扬起身子,向下看去。

  车厢里的灯光有些微弱,嫂子又穿了丝袜,那饱满外覆盖着一层朦胧,里面粉色小裤裤若隐若现,弄得我的心是痒得不得了,身体也起了反应。

  “嫂子,对,对不起了……”说着,我的手就摸在了嫂子的美腿上,并沿着嫂子的大腿缓缓上移,朝着那处进发……虽然手还没碰到嫂子的那,可感受到指尖的温热,我依旧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

  大着胆子,再也按捺不住,继续向上探索,尤其是一想到,那里即将触手可及,我变得更加激动了。

  “嗯……”嫂子突然发出了声音,吓得我心头一紧,赶紧想要把手收回来。

  但糟糕的是,嫂子往里侧了一下身子,我的手瞬间就滑到了嫂子的大腿内侧,更要命的是,嫂子一双腿夹得很紧。

  “嫂子,嫂子她竟然有了反应,她在,在装睡……”本来我真的是惶恐急了,但很快,我又反应了过来,嫂子不拒绝,也不拆穿,那不摆明了是默许我这么做了吗?嫂子,原来,你,你真是那样的女人,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手掌被夹着,但手指还能活动,我索性假装没有注意到嫂子的反应,继续小范围的活动着手指,用手指的力度慢慢挤压着嫂子的大腿。

  随着我手指的运动,嫂子的身体有些微微发抖,但是双腿夹紧的力度明显降低,于是,我的手又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就继续这样轻轻在嫂子两腿之间抚摸着。

  “小俊……”嫂子轻轻喊了一声。

  “嫂,嫂子,怎么了?”我又是心头一沉,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嫂子也有点冷,把被子盖上吧!”嫂子提议道。

  她哪里是怕冷,只是担心突然有人拉开帘子,见嫂子这般揣着明白装糊涂,我激动的都快不行了,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一点也不愿意抽出来,而是吃力地用另一只手抖开被子,把我和嫂子都给盖住了。

  “小俊,嫂子这两天在老家睡不习惯,有点累,我就先睡了。

  ”嫂子始终不敢睁开眼,多半是怕尴尬,可是她脸上的桃红色却已经充分说明,她根本不可能睡得着。

  “嗯,嫂子,我也想睡了。

  ”我偷乐着回应道。

  却是,我的那只手运动的更加快速起来,而嫂子全身的神经也崩紧了起来,好像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了下半身,仿佛要把我的手给夹断似的。

  “小俊,你谈,谈女朋友了吗?”嫂子收缩着身子问我,应该是想转移一下话题,不让自己尴尬。

  “没有。

  ”我只能实话实说,嫂子只要不开口拒绝,我是不可能会停下来的,嫂子一边跟我闲聊,我一边这样在她大腿之间抚摸,更是给我增添了不少的刺激。

  “要不,等到了那边,嫂子给你介绍个对象怎么样?”嫂子问我,同时我还清晰地听到了嫂子咽口水的声音。

  “好啊,那就太,太谢谢嫂子了。

  ”我说,心里却在想,有嫂子你就够了。

  “都是一……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啊!嗯……哼……”就在嫂子说话的时候,我的手往上拖了一下,食指终于顶到了嫂子最中心的那个位置,嫂子也骤然颤抖了一下,并忍不住了发出了诱人的哼叫声。

  “咕噜……”我猛吞一口口水,明显嫂子听得很清楚。

  “小,小俊……”嫂子欲言又止,场面十分尴尬。

  “怎,怎么了嫂子,你,你哪里不舒服吗?”我明知故问,但心里越发的害怕起来,可不知怎地,越是害怕又越是兴奋了起来,暂时停了一下,我屏住呼吸,等待嫂子的回应。

  “没,没事,嫂子就是想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嫂子的呼吸明显比之前要急促多了。

  “我……我喜欢嫂子这样的。

  ”说话的同时,我那只被嫂子夹住的手用力一转,掌心对准了嫂子的那里,然后整个手掌往上一提,一下子,结结实实地拖住了嫂子中间那一片诱人的位置……“呜……”嫂子身子剧烈颤抖了一下。

  “嫂子,你还好吧?”拖住嫂子那里,我又停了下来,毕竟还不知道嫂子的底线到底处于哪个阶段,万不能操之过急。

  “小俊,你怎么那么坏。

  ”嫂子只是轻声细语责备,而且这种责备还夹杂着娇羞的语气,我稍微仰起头,看了一眼嫂子的表情,嫂子紧咬住下唇,尽管一副极力克制的表情,但实际上她是在享受的。

  “嫂子,我哪里坏了。

  ”我故意挑逗道。

  “嫂子哪里好了?让你这么喜欢。

  ”见嫂子仍旧在装糊涂,我简直要乐疯了,也基本可以确认,嫂子其实是那种渴望很强烈的女人,要是我不满足嫂子的话,那指不定会便宜了列车上的哪个野男人。

  “嫂子哪里都好。

  ”我一语双关。

  “没想到你这孩子嘴巴这么甜。

  ”说着,嫂子不自觉地向我这边贴近了一些,瞬间就顶到了我的那个,突然我的身体就像过了电流一般,麻酥酥的。

  嫂子竟然这么主动?要知道,每次回老家,在那些亲戚面前,嫂子给人的印象可都是端庄得体的,原来全是装的啊!如此一分析,我算是彻底有了后顾之忧,于是,满脑子就只剩下如何进一步触碰这个美貌而又风骚的嫂子了,这时,除了嫂子惊人的夹力,我还感受到了嫂子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并且隐约间已经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嫂子的那里竟然流出了那个……这才到哪儿啊,而且嫂子还穿了丝袜和小裤裤的,等于是隔着两层布啊!可还是让我明显地感觉到了湿润,那嫂子的渴求可得多旺盛啊!这要是再刺激嫂子一下,那岂不是会湿得更透彻?没有任何迟疑,我的中指就在嫂子那微微润滑中心地带勾动了起来,嫂子不再吭声,默许着我一下一下,轻叩着她的门扉……“小俊,你……你别这样,我,我是你嫂子。

  ”嫂子忽然抓住了我的手腕,不允许我给她更大的刺激。

  我知道,嫂子此刻的内心极度矛盾,一边是我们的特殊关系,一边是自己体内压抑已久的生理渴望,两种情感在脑海中冲撞着,肯定会让她一时间举棋不定,犹豫不决。

  说实话,我何尝不纠结,我的内心也在挣扎啊,毕竟她是我嫂子啊!我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的嫂子?快,快停下来吧,刘俊!奈何,越是这么想,就越是难以自控,手指硬是不听自己的使唤,嫂子也根本抓不住我的手,我的手指仍在不停地向那柔滑的布料发起着攻击,并且指甲已经勾住了丝袜……“小俊,不要,不可以的……”嫂子加大力度制止,可还是晚了一步,我的手指已经抠破了那湿漉漉的丝袜,并用力一拉扯,只听见“撕啦”一声,嫂子的丝袜瞬间裂开了……“嫂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赶紧道歉,可手却还是没办法停止。

  于此同时,我的手指已经勾住了嫂子的小裤裤,这可是嫂子的最后一道防线了,只要轻轻用力往边上一拨,嫂子的那里就完全漏出来了……可嫂子的极力制止让我有些后怕,不太敢继续做下去。

  但刚停下来,我就变得万般烦躁起来,尤其是此刻嫂子几乎已经蜷缩在了我的怀中,浑身像得了疟疾一样发烫,呼吸有些急促,湿热的气体混合着她那身上特有的香气,一下一下的传递到我的身上。

  更要命的是,嫂子的身子此刻仍在微微颤抖着,这明显是预示着她自己其实也很想要,体内积压的洪流即将都要喷涌。

  作为一个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我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强烈的生理冲动彻底击溃了我内心深处仅剩的那一点理智!去他大爷的,管她是谁,只要是个女的就行!“嫂子,我难受。

  ”我在嫂子耳边亲生说道,手再次运动了起来,但没敢就这么贸然把嫂子的小裤裤推开,而是隔着小裤裤继续刺激着嫂子,这下少了一层丝袜的阻隔,手感就又不一样了,那种丝滑和温热更加美妙了。

  “小俊,嫂子也难受,但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嫂子加大力度,想要把我的手推开。

  但她的力气哪里有我大,根本推不开分毫,这种毫无力量的拒绝,在我看来更像是欲拒还迎,使我更加兴奋起来。

  正好此时火车刚好通过一个隧道,虽然车内有灯,但看起来还是一下子变暗了很多,可能是心理作用,借着昏暗的掩护,被渴求冲昏头脑的我一不做二不休,另一只手也伸向了嫂子的双腿之间,拿开她那只捣乱的手。

  于是,原先那只手整个手掌再次活动起来。

  随着我手指力度的加大,每活动一下,嫂子的身体就跟着抖一下。

  (秦桧儿子怎么死的)在我的挑弄下,嫂子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两条腿也绷紧,有些不受控制的向中间夹紧。

  “嗯,嗯嗯……轻点……”嫂子梦呓似的发出细微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简直快乐坏了,手上的速度也变得更快了。

  “嗯嗯……”压抑的娇喘声音从嫂子紧闭的嘴唇中发出,进一步增加了我的冲动。

  突然,嫂子的双腿死命一夹,同时整个人剧烈的抖动着,身体都要抻直了,双手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指甲掐进了肉里。

  嫂子抖动了一会之后,长舒一口气,一张脸红得要渗出血来。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知道嫂子这是已经泄了,我竟然把嫂子给弄泄,这种羞耻的成就感冲刺着我的脑海!嫂子,你舒服玩了,现在该轮到我了!不带任何犹豫,我用中指熟练的勾起嫂子的底裤,挑到一旁,此时嫂子的裙下最隐秘的地方已经完全暴露了出来,同时,我用另一只手放出了我裆里的大物,对准嫂子的那处……“不行,小俊,只有这个不行……”嫂子一双手向后,死死地推住我,并扭着头,向我投来了恳求的眼神。

  “嫂子,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忍,忍不住了……”我用力推开了嫂子那双嫩滑的小手,拼命往前冲去。

  可嫂子身子一扭,歪了,我的大物就从嫂子边缘擦过,那丝滑别提有多舒服了,尝到甜头,我怎么可能就此作罢,用手扶着,再次发动进攻……可就在这千军一发之际,火车突然停了下来,到一个站了,过道上开始嘈杂起来。

  因为害怕有人经过时突然拉帘子,我不敢再强行对嫂子,只能暂且消停下来。

  “小俊,你这孩子,快,快穿上裤子回自己铺位去,这是个大站,会有很多人上车。

  ”嫂子也算是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内心充满着愧疚,不知该如何面对嫂子。

  “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你也老大不小了,有这种冲动是正常的,嫂子不会怪你的,快回去睡觉,一觉醒来,我们差不多也就到站了。

  ”嫂子倒是给了我一个台阶下。

  “嗯,嫂子。

  ”我也只好闷声爬回到自己的铺位。

  果然,没一会儿,我们这个小包厢内就住满了乘客,我也再没机会跟嫂子亲昵了,躺在铺位上,辗转反侧,许久,才在铁轨的节奏声中睡去。

  大概到了凌晨五六点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人推了推我。

  “小俊,醒醒吧,收拾一下行李,咱们马上到站了。

  ”嫂子的声音传来。

  收拾完行李没一会儿,车子就到站了,出了站台,我哥刘天东来接的我们,虽然我是被家里领养来的,但我哥一直拿我当亲弟弟对待,甚至比对亲弟弟还要好,所以我小的时候连哥都不叫,直接叫他“老天”。

  但后来长大懂事了,我就改口叫他“天哥”了,除了我觉得叫“天哥”特别霸气,另一个原因就是我得知了自己其实是被领养的,这多多少少让我觉得跟天哥之间有些生疏了,特别是近些年天哥外出打工,更让我觉得兄弟之间有了一道不小的鸿沟。

  天哥倒是没什么变化,还像以前那样关心我,一见面,天哥就对我嘘寒问暖,这让我顿时觉得有些对不住他,于是什么也没说,之后,天哥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我们三个人上了车,一路朝着附近的一处城乡结合部而去。

  下车之后,我就跟随着天哥和嫂子进入到了一片低矮建筑群而去了,嫂子和天哥跟我一通介绍,说这地方叫“管自塘”,是位于“滨江”这座大城市附近的一处待拆迁的民居房。

  这里因为交通方便,房租便宜,成为了很多来这边打工的人,首选租房子的好地方。

  因为来这边租房子的人很多,所以,这边的人来自于五湖四海,说着各种口音。

  “这里就是我们家了。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个低矮的房子前面,房子是砖瓦房,显得有些破旧,属于那种随时会被拆除的房子。

  打开门之后,我们就进入到了里面。

  房间里面有些昏暗,甚至有些潮湿,光线不是很好。

  可以看到里面有一张不大的双人床,还有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以及一个淘宝上面买来的简易的衣橱。

  除此之外,这个房间里面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这样子的环境,可谓是非常的艰苦了。

  “小俊,嫂子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

  ”嫂子说着,带着我来到了隔壁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跟嫂子的房间是紧挨着的,中间就隔着一堵墙。

  打开门之后,里面几乎也只有一张不大的床和一张桌子。

  “你就先住在这里吧,我给你收拾一下房间,过几天再给你找份工作。

  ”嫂子说着,便来到了床边,跪在床上面,开始给我收拾床铺。

  可很不巧,嫂子撅着的丰臀正好朝着我,让我不经意就看到了那曼妙的风光。

  尤其是嫂子丝袜在车上已经被我撕破了,这回连丝袜都没穿。

  

苏瑞听都不想听她们的条件,直接了当的说道:“不行,我什么条件也不接受。

  爱吃不吃,你们不吃,我一个人吃,吃不完明天带到公司吃。

  ”秦月儿听了率先发难道:“姐夫你怎么这样?明天姐姐回来我要告诉她,你欺负我!”上次秦雪用秦月儿试探苏瑞,就让苏瑞算的上是焦头烂额了,听到这次小姨子打算亲自给秦雪吹风,苏瑞立刻态度软了下来。

  前段时间堂哥秦亦然的事,搞了一个乌龙,苏瑞心里对老婆是又爱又怕,还有愧疚,这个时候就更不想得罪小姨子,从而间接得罪老婆了。

  于是他无奈的皱眉说道:“行行,行行!你们说吧,别太过份,就没问题。

  ”文倩看状道:“瞧把你怕的,我们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还怕我们把你给吃了啊,你以为你是鹿晗啊,充其量也就是个黄渤,还没人家有才。

  ”苏瑞一阵无语,没黄渤情商高,这他认了,但才华这玩意,要看在什么领域了,更何况他觉得自己怎么也比黄渤帅多了。

  文倩这话说的太伤人了。

  不过苏瑞没打算跟这两个问题少女打嘴仗,他知道只要一接嘴头,就没完没了。

  于是道:“赶紧说吧……”文倩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呀,就是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苏瑞摆摆手道:“没听说过吃饭还能玩真心话大冒险的,不玩!”他知道这两个古灵精怪的问题少女怪招层出不穷,真玩的话,不管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他都吃不完兜着走。

  “你就跟我们玩嘛,你是不是想让我们去酒吧,找别的男人玩啊?你要是不玩,我就跟文倩去酒吧了!”秦月儿的话有点威胁的意思。

  苏瑞听了之后,态度有点松动,心想,虽然小姨子跟文倩都是淘气包,整人专家,但是他吃鳖是因为爱护她们,出去之后,就凭这两个小妞遇上狠人,非出事不可。

  “好吧,那我们以一个小时为限。

  我要早点睡,明天要见客户讲方案的。

  ”“一个小时怎么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起码三个小时,姐夫现在才七点多,你猪啊,八点就睡。

  十点再睡啊!”“我还得准备文件啊,你当我全靠临场发挥啊,一个半小时,不能再多了!”“姐夫你就陪我们玩会嘛,我们两个人玩,很无聊的。

  ”秦月儿和文倩两个人一左一右,抱着苏瑞的胳膊又摇又晃,两对丰满而又柔软的胸脯在苏瑞的胳膊上擦来蹭去,弄的苏瑞的心也跟着软了。

  “好吧,好吧,两个半小时,别讨价还价了。

  ”最终于两个半小时成交。

  兴奋的文倩跑回房间抱出两箱啤酒来,看的苏瑞吓了一跳,这两个问题少女什么时候买了几箱啤酒回来,他的心里不免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这段时间他可没少被秦月儿和文倩捉弄,不过还好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苏瑞虽然生气,但是看看她们青春美好的脸庞,再被和声细气的说上几句对不起,心里的一点点不快也就烟消云散了。

  上了饭桌,三个人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规则倒是很简单,手心手背,单的那个人输,然后可以在真心话和大冒险里选一个来做。

  不想做,不想说也可以,喝酒就行。

  不出意料第一次苏瑞就输了。

  “姐夫你是真心话还是大冒险?”文倩也随着秦月儿管苏瑞叫姐夫。

  苏瑞沉吟了一下觉得还是选真心话比较好,反正她们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心的,有很大的回旋余地。

  于是答道:“真心话。

  ”“那好,姐夫你听好问题!”文倩狡黠的笑了笑道:“你在姐姐之外,有过别的女人吗?”苏瑞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这也太那什么了吧,不过还好他早就想好,不说真话,而且跟许晴柔只能算是一夜情吧,根本谈不上是他的女人,于是淡然的回答道:“我跟秦雪是初恋啊,我当然没有其它女人了。

  ”这个回答文倩和秦月儿都不是很满意,不过她们却轻轻将苏瑞放过。

  就这么轻松过关了,苏瑞感觉有点应付起来也会很自如的感觉。

  但接下来苏瑞又输了。

  “姐夫还是真心话吗?”苏瑞点点头。

  这回换秦月儿来问,秦月儿道:“姐夫你除了姐姐之处,还跟别的女人睡过吗?”苏瑞不满的说道:“这不是答过了吗?”秦月儿笑道:“问题明显是不一样的呀,姐夫!”苏瑞仔细想想确实有点差别,不过他只要按照刚刚的方法回答就行了,于是他故作镇定的回答道:“当然没有啊。

  ”文倩忽然凑了过来,脸都快贴到苏瑞脸上了,苏瑞赶紧躲开道:“你干嘛!”文倩狡黠的笑道:“姐夫,你不老实哦!”秦月儿也逼近苏瑞道:“姐夫你说谎了哦!”苏瑞看到两个问题少女好像知道了什么似的,不由有些惊慌。

  不管怎么样,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又不是搞间谍的,心理素质没那么好。

  苏瑞心里不禁想道:是不是这个两个问题少女发现了什么?不过他仔细的想了想,还是想不出来有任何被文倩和秦月儿发现的理由,因为除了那天那次,他跟许晴柔再也没有单独见过面,连下班都没一起走过。

  要是发现的话,早就应该发现了,不可能等到现在。

  难道是刚才说的话里有什么破绽?“姐夫,我们都看过美剧不要对我说谎,你说话的时候眼睛往右上看,脚尖又朝着门口的方法,分明就是编谎话!没想到啊,你这个浓眉大眼,貌似忠良的老实人也在外面乱来了!你对的起我姐,对起我和文倩吗?”苏瑞都让秦月儿给说蒙了,看个电视剧就能判断别人是不是在说谎?这也太扯了吧,再说了,在外面乱来,跟秦月和文倩有什么关系,这都哪跟哪呀?于是苏瑞决定死扛到底,拒不承认:“别诈我,你们那套我小学就玩剩下了,还能不能好好玩?不能好好玩,快点吃饭,吃完我要洗碗。

  ”不过两个问题少女的行动,再次出乎了苏瑞的意料,她们对视了一眼,又轻轻把苏瑞放过,继续再开一局。

  第三局,苏瑞还是一个输字。

  苏瑞惊讶的说道:“你们俩个是不是串通一气了?怎么你们老是同样的?”文倩狡黠的笑道:“我们俩个心意相通而已,可没做什么暗号,姐夫你不要冤枉人哦,愿赌就要服输,总说有内幕的都是输了的人。

  别输不起哦!”苏瑞也没办法,玩了她们的游戏,想不被她们耍似乎是不太可能了。

  “那我这次……大冒险吧。

  ”苏瑞感觉真心话已经玩不下去了。

  文倩听到苏瑞选择了大冒险,立刻跳了出来叫道:“我来我来!大冒险就是你要脱下秦月儿的小内内!”苏瑞听了,下意识的朝秦月儿瞄了一眼,只见秦月儿今天穿了一条短的连屁股蛋都露出的热裤,文倩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黄太暴力了!“请恕臣妾做不到,你这哪是大冒险,你让我去死算了!”文倩瞪大了眼睛道:“这有什么难度?我很照顾你了好吧,你去脱,月月肯定不会太过于刁难你的,小姨子有一半屁股都是姐夫的,这句话你没听过?月月你不会反抗的,对吧!”秦月儿满含着笑意的用力点点头。

  苏瑞心里暗叫,两个女流氓,不过他也知道这两个纯粹就是想耍他,调戏他而已。

  哪有那么多便宜事,以为在拍18禁的电影吗?“我认你们狠,我喝酒还不行吗?”说着苏瑞拿起一瓶啤酒,仰起脖子一口气干了下去。

  原来苏瑞的酒量不算好,但是自从上被文倩灌过,又经历过许晴柔那件事,加上这段时间不时的在家要陪这两个问题少女喝点,不知不觉酒量就练了上来。

  一瓶啤酒算是小意思了。

  干完了啤酒,苏珊道:“再来!”这次他决心要找出秦月儿和文倩串通一气的证据。

  手心手背,几经平局之后,结局不出所料,又是苏瑞一个人手心,秦月儿和文倩都是手背。

  “姐夫,你又输了,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上课把女同学玩出水了)还是喝酒呢?”苏瑞笑笑道:“真相只有一个,这一切我已经看穿了!”秦月儿和文倩惊讶道:“姐夫你在说什么?”苏瑞冷笑道:“还在装,我都看出来了,小月你一直盯着文倩的嘴巴在看,她如果开张嘴,你就出手背,她如果闭着嘴,你就出手心。

  我可以陪你们一直把平局玩下去,玩两个小时,不过我没空,所以我选择揭穿你们!”秦月儿和文倩见被苏瑞揭露,两个人一点都不尴尬,文倩更搂住苏瑞的胳膊说道:“姐姐经常说,虽然你长的丑,但是你聪明啊,果然今晚你证明了你自己!”苏瑞被文倩弄的哭笑不得,甩开文倩的手道:“我不聪明,我只是反推而已,好了,没空陪你们玩了,你们还吃不吃?不吃我收拾桌子了。

  ”“吃!不吃多浪费!”一顿饭吃完,苏瑞收拾完桌子,去洗碗,秦月儿和文倩破天荒的要进厨房帮他洗碗。

  “行了行了,你们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厨房地方小,人太多转不过弯,你们休息吧!”苏瑞说完回头去水池洗碗,结果洗着洗着感觉到身后有人过来了,他回头一看,是文倩。

  再往远处看看,秦月儿不知道去哪里了。

  “你干什么?别把你衣服弄脏了,躲远点。

  你不跟小月玩,跑这来又想作弄我?”文倩听了苏瑞的话,不满的说道:“你说什么呢,我们捉弄你,不是喜欢你嘛,别的男生求着我们捉弄他们,我们还不愿意呢。

  ”苏瑞心想,这天下还有这么贱的男人?跪舔派的宗师级人物?“好好好,算是我说错话了,我道歉,不过厨房地方小,有事一会再说吧。

  ”文倩却不肯出去。

  她好奇的问道:“姐夫,你是不是那方面不太正常啊?”“什么?”苏瑞一时没反应过来文倩在说什么。

  文倩却用手托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又自问自答的说道:“也不对,那天我试过啊,很大也很硬!不像是有问题的样子。

  ”苏瑞一听这才反应过来文倩原来是在说那个事情,想起曾经跟文倩两个人独处一室,还在同一张床上,自己的弱点还被文倩给掌握了几秒钟,不由老脸一红。

  “既然很正常,那姐姐总是加班不在家,你就不想解决一下吗?你不在家的时候,我们都查过你的电脑了,连小电影都没有的!”

“妈,菜我放这里了。

  ”厨房内,岳母宋艳正在炖着煲汤,见到林浩回来,脸色一变,“你这废物是不是腿瘸了?叫你去买个菜,能买半个小时?”话没说完,宋艳把口袋一把扯过来,仔细检查一番。

  “蒜呢?”“蒜……忘……忘了!”林浩唯唯诺诺说道。

  “你说什么?”宋艳瞪大了眼睛,忽然抄起扫把,一把敲在林浩的头上,一边打一边骂道:“叫你买个蒜都买不好,天天吃白食,你这个废物怎么不去死,老爷子也真是瞎了眼,招了你这个蠢货当女婿!”“哎哟——”林浩被打得胡乱逃窜,脚下一滑,撞到的桌角,鲜血从额头流了下来。

  “嘶——”岳母见他这副惨状,丝毫没有愧疚,冷哼一声丢掉扫把,最后直接将林浩推出家门。

  “买个菜都买不好,我看你别在这个家呆着了,赶紧滚吧!”眼睁睁看着大门“嘭”地一声被关上,林浩心里非常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他入赘孟家二年,这样的情景,自己也不记得是第几次了,只要有一丁点做错,换来的就是劈头盖脸的谩骂,甚至是出手。

  他的背上,大腿上都被宋艳用竹鞭打过,右眼的眼角处,还有一道伤疤。

  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买菜忘了关门,被宋艳拿碗砸的,真是毫不留情!林浩直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宋艳要杀人一般的眼神,还有妻子孟舒然冷漠面庞。

  “唉。

  ”林浩叹了口气。

  再把伤口擦拭干净,林浩额头顶着一个大包,就这么站在门口,祈求着岳母尽快消气。

  然而,大门依旧紧闭,天空却忽然变得黑压压的一片,雨点淅淅沥沥的飘洒下来。

  “轰隆——”远处传来一阵雷声。

  林浩下意识缩了缩肩膀,脸色一僵,刹那间,拳头狠狠的捏紧,随后又松开。

  湿透的衣服紧紧贴着皮肤,让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摆子,但是,这身上的寒冷,却不及他心中寒冷的万分之一。

  此时大雨滂沱,淅淅沥沥,林浩瞬间便浑身湿漉漉的。

  “妈,外边下暴雨,求求您就让我进去吧,我保证以后不会犯错了!”林浩全身颤抖,四处的寒冷气息,让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

  家中的宋艳透过猫眼看到浑身湿透的林浩时,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之所以嫌弃林浩,是因为林浩这几年干啥啥不成,摆过地摊,打过工,上过班开过店,没有一个干成的,有这种女婿简直是倒了八辈子霉!所以宋艳每天对林浩及其刁钻,就想林浩自觉滚蛋,谁知道这个林浩脸皮这么厚,愣是不肯走。

  不过,最后宋艳还是打开了门。

  其中缘由,不过是怕林浩病了,住院又得花她的钱……“哼,真是条癞皮狗,这样都赶不走!”宋艳把毛巾随意丢到林浩身上,“别死在门口,怪晦气的。

  ”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默默擦拭干净,进了卧室关上门。

  等换好衣服出来时,却发现岳母已经不见踪影,客厅沙发上,坐着两个正在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磕着瓜子的美女。

  两人长相都非常秀美艳丽,身材更是凹凸有致,这两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闺蜜。

  “林浩你发什么愣?没看到家里来客人了吗?还不赶紧去切点水果?”林浩一脸无奈,听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连忙一阵点头,然后走到厨房切了一盘水果。

  吃着刚端过来的水果,孟舒然连正眼都没有给林浩一个。

  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垃圾倒了!”“好。

  ”林浩又赶紧弯腰收拾两个女人造出来的垃圾。

  难得不见了个烦人的岳母,却等来了同样对自己冷眼嘲讽的妻子。

  和孟舒然结婚的这两年时间里,林浩从来没有和她有过任何的亲密接触,就连手,孟舒然都没让他牵过一次!平时睡觉则只能睡地板,这些,林浩都习惯了。

  但最让他备受煎熬的是,在婚后的朝夕相处中,他竟然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孟舒然。

  林浩其实是北地顶级豪门家族之一的林氏家族长房长孙,也是林氏未来的家主继承人。

  就是因为两年半前,他动用近两个亿的资金,买下了即将破产的风云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结果却遭到别人的污蔑陷害,导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驱逐出了林氏。

  在被逐出林氏之后,林浩为了生存,最终不得不做了上门女婿。

  而这些事情,他从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

  “舒然,你这老公还真听话啊,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舒然的闺蜜赵晓珂笑着说道。

  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冷笑道:“你说他啊,整天吃我的喝我的,连个工作都找不到,能不听话么?哪儿像你,找了个那么好的老公,什么都不愁,多好。

  ”赵晓珂上下打量着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呀要我说也真是的,你这么个女神级的大美女,竟然会选了个这样的老公,到底怎么想的啊?”孟舒然叹了口气:“别提他了,说起来就来气,这几天本来就因为公司的事情烦的要死,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个季度聚会,真不想带他,丢死人了。

  ”赵晓珂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坐直身体道:“行,咱们不提他,说说让你烦心的正事儿,听说你和别人合作的合同出问题了?”孟舒然点点头,秀美的脸上多了几分愁容。

  “公司上个月接了新的合作订单,结果中间数据计算出错了,没有达到甲方要求,赔了七百万,现在公司资金有点周转不过来了,一星期内最少要拉到四百万的投资支援,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临破产了。

  ”赵晓珂一听这数字,顿时瞪大了双眼:“四百万?一星期之内你上哪儿去找人给你投资四百万啊?”孟舒然没有吭声,眼神一转,刚好看到倒完垃圾回来,站在门边听她们说话的林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站在那偷听什么呢!衣服洗了没有呢?还不赶紧滚去洗衣服!”赵晓珂接了句:“还有我的裙子!沙发上那个袋子里”林浩赶紧点了点头,便去洗衣服去了。

  将衣服都丢进洗衣机,然后准备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湿衣服也拿去清洗。

  明天中午有个同学聚会,他得穿身干干净净的衣服去参加才行。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就发出了静音时的震动声,拿起来一看,是一条短信,还有好几个未接电话。

  他刚才都没注意到有人给他打电话了,看着来电号码显示的尾数,六个六,这不是爷爷的号码么?两年半没联系了,这突然给他又是打电话又是发短信的,干嘛呢?林浩皱眉打开短信,结果却忍不住瞪大了双眼!“小浩,你回来帮帮林氏吧!你要是也不愿意帮忙的话,林氏就要彻底垮了啊!”一头雾水!林浩懵笔的看着那条短信,两年半以前将他赶出家族,现在他全身上下的现金也就不到五十块钱,找他出钱帮林氏?开什么国际玩笑呢?正想着,手机又震动了一下,一条来自同一号码的新短信,林浩点开。

  “小浩,你当初买下的风云集团股份,这两年多的时间价值翻了那么多倍,只要你肯出手,林氏就能安然度过这次难关,算爷(两性口述小说)爷求你了,回来帮帮林氏吧!”卧槽?!翻了那么多倍?!那是多少?愣了有那么几秒之后,林浩才终于反应过来了一样,手忙脚乱的翻出钱包,找出那张放得最深的华原黑金卡!这张卡,自从两年半以前,他就再没有拿出来过!每一个拥有华原黑金卡的人,都会有专属的私人VIP客服,林浩兴奋的用手机拨通了私人客服的电话。

  “您好林先生,欢迎致电华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客服的声音非常甜美温柔。

  “赶紧帮我查一下现在卡上的余额!”林浩显得非常激动,嗓门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时高了一些。

  “好的,请您稍等片刻。

  ”紧接着客服那边稍稍沉寂了一小会儿,然后便听到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您好林先生,还在吗?”“在在在,余额多少?”“是这样的林先生,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额数目过大,电话客服这边无法查询到具体数字,所以还得麻烦您带上身份证,亲自到银行VIP贵宾窗口进行人工查询服务。

  ”数目过大?!那得是多大啊!挂掉电话,林浩激动的不能自已,没想到啊!两年半的时间,当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资的这两亿,现在竟然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现在他最好奇的就是,连电话客服都查不到的过大数目究竟是有多少钱?“舒然你听见没有,你家那位刚才在打电话查余额呢!”赵晓珂笑着对孟舒然努了努嘴,眼神中满是对林浩的嘲讽。

  孟舒然翻了个白眼,笑得也是十分不屑:“呵…这两年我每天给他两三百的零用钱,估计也攒了不少。

  ”“舒然,你就当养了个小白脸得了,哈哈哈……”说着,两个女人打闹着笑作一团。

  林浩激动的跑到孟舒然跟前,认真的盯着她道:“你不是说公司急需要四百万周转吗?你看要不…要不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赵晓珂在一旁顿时大笑起来:“你帮舒然解决?噗哈哈哈…林浩,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吧!四百万啊,你活这么大见没见过那么多钱啊?!还你来解决问题呢,怎么解决?就靠舒然这两年每天给你发的那两三百零花钱?搞笑!你要是能拿出四百万,我叫你爸爸都行!”“哦?你不信?”林浩转头看着她,笑着又道:“你可记好了你说的话,我等着听你叫我爸爸。

  ”孟舒然听不下去了,这个白痴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整天除了给她丢脸他还能做什么!“闭嘴吧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儿去!”林浩抿了抿唇,应了声“好”就真的闭嘴走开了。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林浩却是越想越兴奋,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额数目,他就心跳加速!结果就是导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最后困得不行才睡着了。

  然而刚睡熟没一会儿,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岳母叫他的声音。

  “林浩!你赶紧给我起来送舒然上班去!”睡得正香的林浩还以为他是在做梦,夹着被子翻了个身,打算继续睡,结果房门却被打开了,岳母宋艳走进来,毫不客气将手中水杯里的水泼在了林浩的头上!“让你起来送我女儿上班呢!耳朵聋了是不是!?”穿着丝绸吊带裙的宋艳,冷冷的看着地板上的林浩道。

  虽说宋艳脾气挺差的,但刚刚四十出头的她保养的非常好,紧致的皮肤,苗条的身材,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浩醒了,看着眼前的宋艳,还有点懵。

  结婚两年了,孟舒然最不喜欢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门,怎么今天岳母却突然让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孟舒然也匆匆走了进来,看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林浩,急促道:“你快点儿行不行?你是不是不想送我!?”“想想想!我马上起来!”立刻爬起身,顾不上头上的水,林浩赶紧穿好衣服,随便洗漱了一下之后,便骑着他从二手市场淘来的小电驴带着孟舒然往公司而去。

  孟舒然一路上脸色极差,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资援助,即将面临破产,今天早上各大股东召开股东大会,她作为公司董事,是一定要到场的,结果出了门才想起来昨天晚上赵晓珂把她的车借走了,迫不得已,只能让林浩送她。

  “哎你能不能快点儿?不然我要迟到了。

  ”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时间,秀美的脸上越发焦急。

  结果刚说完,她就后悔了,因为林浩突然加速,仿佛要把小电驴开到飞起!惯性和身体的本能,让孟舒然赶紧搂住了林浩的腰,整个人都贴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如其来的柔软,林浩心底猛地一抖,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右手握把瞬间扭到底,车速更快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83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048.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759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2645.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947.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2401.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6193.html

https://www.awarenessbracelets.xyz/twe.aspx?5320.html